​2016级汉语国际教育第一期学术沙龙顺利举行

作者:邵梦宇发布者:杭持菊发布时间:2018-06-01浏览次数:497


5月27日晚上9:00,我院2016级汉语国际教育专业第1期学术沙龙在人文楼B403举行。此次学术沙龙的主题为“以异域之眼反观中国诗歌”,沙龙为刘一老师主讲,唐宸老师主持。



沙龙伊始,唐老师为大家介绍主讲人刘老师的基本情况以及研究方向,在大家的热烈欢迎中,刘老师与大家分享了最新的研究成果。



老师先给大家推荐了相关书籍,接着举出观看艺术画的固定模式所产生的局限性例子,让大家参与讨论,从而指出自己的研究思路:新的观看方式;接着刘老师进入正题,讲述自己从句题诗看梁陈五言中新体诗的发展。她告诉大家:有很多文学现象值得我们反思,需要我们放宽眼界,抛弃惯常、陈旧的审视角度。



最后,唐老师对本次讲座进行了简短总结。晚上9:00,2016级汉语国际教育卓越班第一期学术沙龙活动圆满结束。(文/邵梦宇)


附:讲座海报、同学感想


讲座海报


同学感想


张羽同学:文学作品有多少个奇异的观察角度?又如何能同背景所孤立?我最喜欢的画家莫奈的著作之一《干草堆》,是在不同的光线、天气之下对于同一草垛的描绘,这一系列作品多达25幅,画面或是绮丽或是萧清,像是铺陈开来的各色宝石。同一事物竟能显示出如此多的不同,是由于处于不同角度细致观察的缘故。而在袁行霈版《中国文学史》的绪论之中反复强调着的文学本位,社会历史背景作为一个不可或缺的因素贯穿其中。或许我们并不必要特地去寻找那些有待发掘的地方,我们所需要的正是代入和发散的思维。在体察文学作品之时去考虑作品背后所代表的特定时代,文学作品产生之初的价值意义必定和当代不同,而其创作的意图也可能为现在所不能理解,意图中所包含的某种东西,我猜想正是文学发展的进程,正是某种趋势。当然要选择与之相对应的角度,句体诗是梁陈诗词创作过程中的一个尝试,是从五言新体诗的形式而得出,你不可能使用它的意义或境界去得到这一观点,当然也可以从中得到其他的重要的想法。我们可以从难以数清的角度去体味已然纷陈缤纷的文学作品,而作品背后那个复杂遥远的时代,也值得我们去思索和琢磨。

  

陈曦同学:打破惯性思维,善于提出疑问,学会以孩童之眼观察世界。刘老师带领着我们一同质疑,从艺术品、画作的古今观看方式差异迁移到对文学作品发展原因被视为理所应当的质疑。博物馆里的珍藏,论其时空所处不可与其当时的生长环境相较,更不可能被人拿在手中把玩、看个清楚,自然就无法得到深入细致的欣赏。正如程媛媛同学说的,步摇本就应该戴在美人的头发上才能使它物尽其用。文学作品中从古体诗到近体诗的演变被人当做理所应当,是定式思维在作祟,也是我们没法好好欣赏和研究的缘故。在我们文化中被视作淘汰品残次品的“句题诗”在域外可能是被引以为傲的文体,可我们若真想搞清近体诗,又怎能不从它的演变过程看起呢。以异域之眼反观中国诗歌,对比联系进行对照式观察,才能使原本被“理所应当”蒙住的问题得以解决,也使得晦涩不明的文学问题得以更逻辑化更稳妥地被解释。

  

程媛媛同学:这次的学术沙龙之后我有三个比较重要的心得。其一是做学术研究,要始终保持求真理的初心和胸怀,不管大处小处都不要忘记。刘一老师在介绍这次的课题时,着重强调了从不同的角度,以广博的胸怀,用对照、发展的眼光去看待文学现象,研究文学问题。其真正原因就在于做学术研究不是为了学术研究本身,而真正是为了探求真理,从而不能仅着眼于所研究的问题本身,而要把眼界胸怀放开,学会联系不同的地域,时间,学科……从而才更可能提出更有价值的问题,才能更好地解决这些问题。其二是我们现在所看到的重要的文学现象、文学史的编织方式是受到许许多多不同因素影响后的结果,我们不能简单地将其奉为圭臬,随波逐流不假思索地赞美、追随,而应该学会关注这些文学现象的源起、生态、流行原因……同时也要重视那些被淹没在流行文学形式之下的其它文学形式,它们也是其时其地的人们重要的探索与思考,同样具有很高的研究价值。其三是刘一老师在讲到“汉魏古诗,气象混沌,难以句摘”与近体诗多丽句这一现象时,我忽然明白了为什么从前自己认为古诗写的比近体诗好,更爱诵读古诗。原因在于近体诗比古诗难读,因为“作诗之出于智力者,亦可以智力求。”近体诗的作者常常在一字一句上下很多功夫,其对景物的感受深度,情感的特殊表达,表现在诗句字词的苦心选择与编排上,读者非以同样苦心难以得之。而我读诗常常不愿费心周旋于一字一句,而是喜欢几句读下来,能得一个意境与口舌畅快,故此虽然也爱动人心目的丽句,但常见的是近体诗用词古怪或编织地奇怪,每此并不多费心思求解,而是怪诗句刁钻自己薄知,然后匆匆掠过,找几句直抒胸臆、意境易见的短诗去愉悦身心。刘一老师说近体诗更事造作、雕琢,但她不以为是坏事。我以为这样的近体诗虽不似古诗质朴,纯粹,但往往是作诗者情感思想更专注深切的表现,所以近体诗的景物往往与人情相融更紧密一体。这种造作、雕琢,也是文学自觉,文学发挥的一种表现,文学与生活的关系由此愈加紧密。

  

代雪莹同学:对于我个人而言,这一次的学术沙龙最重要的作用应该还是开拓眼界,这一次沙龙无论是刘一老师带来的思维模式还是主题都是我从未考虑过,也从未了解过的。从一个角度转换为全方位的视角,从异域到中土这样的思考能力,确实正是我自己所缺乏。我听的时候内心弹幕一直是:“哇!这个看上去很有趣,那个看上去也很值得研究。”感觉整个过程中一直在吃安利,无论刘一小姐姐推的那些书(学术性太强的我打算延后看,比较通俗的应该会找时间先看了),还是她提到的句题诗。然后要吹一下刘一小姐姐,感觉她真的很喜欢自己研究的内容啊。对自己所做的研究的热爱,从辽阔广远又艰深的领域里发现一丝一缕的线索,然后去追寻,并由衷为这个过程以及它所带来的成果欣喜,这大概是独属于研究者的浪漫。我也想成为这样的人。

  

孙卓然同学:我觉得在这个讲座里自己学习到的最重要的东西是刘老师传递的研究思路和方法,即使自己以后研究的不是这个方向,但这种研究思路和观察方式也能够给自己的研究带来益处。就如刘老师在讲座中提到,对于一件艺术品或者一个作品,研究者和作者之间似乎总隔着那么一道屏障,这道屏障阻止你去发现这个观察对象的千般色彩。就像博物馆中的一件艺术品,你隔着一层玻璃罩,不能多视角观察它。不能把它拿在手上仔细端详和研究,从多中感官去感受它的美,所以最终得到的,只有“浮光掠影”。那种固有的,程式化的研究方式确实可以在最短时间内效率最高的得到一些直观的数据和结果,但同时你也会失去一些什么。若是本身就带着急功近利的目的性去做研究,就更加发现不了作品蕴藏在深处的真实和美好。所以,刘老师提到过的“凭借新的观看方式,新的思路去重新审视已经被司空见惯的文学史现象”这种观察思路,对于在应试教育的枷锁里缩小过自己的视野的我来说,是很重要的。全新地看待事物,像孩提时代那样看,不带任何成年人世界的现实性,只是天马行空地发挥孩童的想象,或许才能收获更多。

  

周晓娟同学:刘一老师短短两个小时的讲解令我受益匪浅。从小到大,不知道去过多少次博物馆,看过多少展览品,却从来没想到去全面地观察它们,也没有想过博物馆展览方式的不足,只是随波逐流地浏览,最多再感叹一下外观多么精致,制作工艺多么巧妙等等。就如同写一篇文章甚至研究某一个课题,同样的材料,我们更应该学会新的思考方式,用新的思路去研究它,而不是千篇一律,毫无创新可言。另外,我们在学习中国诗歌的时候,不仅要参考本国的相关研究书籍,更要参考一些国外学者的著作以及那个时代的作品,将其进行对照式观察,这样才有助于我们全面的去了解、学习,甚至得到一些新的发现。

  

董梅同学:本次沙龙带给我的不只是一些知识上的拓展,更是关于一些研究思路的学习。刘一老师给我们讲述她的论文的同时,也在向我们展示她的一些新奇的研究思路与方向。给我印象深刻的是,悬挂在佛罗伦萨的一座宫殿的高门上的一幅画,不同的欣赏角度所带来的体会是不一样的。由此能够给我们的启发是,要善于打破固有的思维方式,从一些新奇的角度出发,得到不一样的体会。除此之外,这也启发着我,在以后进行一些关于深厚的中国文化的研究,不能将眼光仅仅局限于中国,要放宽眼界,将其扩大到汉文化圈,甚至于东亚的文化圈,用一种更加全新的、更加广阔的眼光来对某些问题进行研究。

  

何丽雯同学:这是在大学里参加的第一次学术沙龙。从“异域”的视角观察一些被认为是俗套,落伍的句题诗,可能会有不一样的的收获,突破惯性思维带来的屏障和观看方式单一引起的思维模式僵化,或许能对在特定时代红极一时的句题诗有更好地理解。

  

李晓燕同学:这次的沙龙我觉得很有意义,沙龙的内容不像讲座那样有点空大,反而是从非常细的点切入,采取了心得传授式的方式,刘一老师的讲解也很通俗易懂,使我们了解了很多想关于“句题诗”的知识,更重要的是给我们提供了创新的思维方式以及如何写论文的方法,这是非常有启发性的,通过这次的沙龙,我更加深刻地认识到要不断地读书,拓宽自己的知识面的同时提升自己的素养,并且要关注现下的文学动态,了解更多关于文学的时事热点。希望类似这种的学术沙龙可以继续定期的举办下去!

  

黄小玲同学:以前看山是山,看水是水。如今看山还是山,却也知山有远处的美、近处的情;也分山脚的草,山顶的云;还分春夏秋冬的境,日出和斜阳的影。如今看水亦是水,却也知雨水可做临窗乐,溪水可用双足戏;撒在天空可做雪,置入茶壶可共茗。听一场讲座,学会不同的眼光,谢谢刘一老师带给我的新思路。

  

邝雅婷同学:当我还在为仅仅二个下午就完成的专选课论文而洋洋自得时,当我自以为是地认为自己的论文是如此的高大上,已经没有任何方面需要更改时,当我被老师发回邮件并委婉批评时,我都没有今天进行学术沙龙时带来的震撼更深刻,带来的体验更深刻:关于作为一位大学生所应该具备的素养。作为一位大学生你需要拥有广阔的视野,不论是民族的还是世界的;作为一位大学生你需要拥有多变的视角,不论是学术的还是生活的;作为一位大学生你需要拥有读书的时间,接触不同的国家感受不同的文化。作为一位大学生最重要的是你需要耐心与恒心,坚韧与坚持并存。

  

李阳同学:参加这一次学术沙龙,我还是有一些自己的感悟的。首先,这与之前的学术讲座的不一样。今天的沙龙虽然主要也是刘一老师一个人讲自己的学术思想,学术理论来源,写论文的启发等等。但是给我的感觉是大家融在了一种环境当中,有更好的代入感,每个人都是主动参与者,与老师之间的距离感在缩小。在一个一二十人的小环境中,大家更愿意去思考,去讨论。再者,这样的沙龙形式确实能够给我们带来更新的、更前沿的学术知识和不一样的思考问题,看待事物的方法。老师的不同思考方式能够给我们以启发。相信随着后面的活动开展来,我们能学习到到更多老师的学术方法。今日所得:基本了解了“句题诗”及其创作的基本要求,中土句题诗与近代诗发展的关系。不过前期没有做好准备,比如之前并没有去了解五言新体诗的审美趣味、创作规范,没有去读一些梁陈五言新体诗,对讲座的理解还是不够深入。在日后的活动中应该做一些准备。

  

马婉晴同学:我了解到,博物馆所展示的东西是有缺陷的,他不在于本身的缺陷,而是在于展现的方式,因此我们无法去完美的了解一件文物所包含的内涵。研究诗歌,我们在研究某一朝代的诗歌的同时,不能仅仅局限于本国,可以研究同时代的其它国家的诗歌文化,尤其是日本朝鲜文化,因为它们的诗歌可以反映当时我国的诗歌。句题时,诗歌的内容和它的题目相互照应给了我很大的启发,往往我读诗歌总把题目和内容分开,现在深刻的了解到了诗歌和题目之间的联系。学术沙龙真的可以让我学到东西。

  

亓心静同学:这次参加学术沙龙说实话关于刘一老师论文的内容我是听的一知半解的。正如刘老师自己讲的那样,她的论文题目就让人觉得非常陌生。不过在经过老师比较详细的讲解之后,我也对句题诗有了一些基础的了解,不可谓不是一个小收获。当然,正如老师所讲的那样,本次沙龙中我获得最多的是方法,如何去研究一件事情,采取什么样的方式去研究某一样东西。在我们进入大学之后,整个生活模式都在变化。之前对于学习,更多的是记忆以及套路、模板的应用,但大学里面每个老师都在批判高中思维和学习方式,鼓励我们创新,鼓励我们发出自己的声音。而创新要从什么地方得来?大概就是来自对待同一件事情的不同视角。尽管“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但是大众观念已经把“哈姆雷特”的样子固定成了一个模样,而剩下的九百九十九个就是我们可以找寻的看待事物和学术研究的方法。

  

余苗苗同学:这次沙龙给自己的感触还是蛮大的。刘一老师并不是教我们怎么去写论文,而是教了我们思考问题的新角度。让我知道研究学术问题并不是非要沿着前人的路去继续,而是可以自己去开辟新的道路。关于学术问题,也许那些不被人们关注、认可的点,当你去仔细探索,可能会发现很多新的有逻辑的东西。还有就是老师推荐的书《日本文艺史》让我非常感兴趣,很想去了解了解日本的文化。不知道有没有中文译本~老师看的日文和英文对我来说太有难度啦~

  

邵梦宇同学:最开始辅导员提出学术沙龙的方案时,我还不是很清楚,只是觉得这对于我们以后的学术研讨有利。直到第一期学术沙龙的举办,我只有一种感觉,酣畅淋漓。这是不同于以往的课堂和大型学术讲座,老师在自己最擅长的领域拿出自己最新的研究成果来与大家一起分享,从推荐书目讲述自己思路的形成到研究课题的提出和最终研究成果,给我们展示了一个别样的眼光看待问题的新世界。这次学术沙龙,让我看清了自己本身存在着很多的不足。多读书,是我接下来的目标。看着沙龙最后唐老师与刘老师在总结之间的学术探讨,深觉知识的魅力,希望以后有机会多参加这样的学术沙龙。

  

沈健同学:老师讲的是《从句题诗看梁陈五言新体诗体式的发展》。开始,老师讲到平常我们对艺术品的观看方式,又通过对《天神报喜》的讲解让我们更加深入了解一个被众人忽视的关于观看方式的方面,从而引出老师以异域之眼反观中国诗歌的研究思路。后来又具体讲了句题中呈现的近体审美趣味、句题诗与五言新体诗创作的规范化(句题诗与五言新体诗首联点题的规范、新体艺术技巧的发展、句题诗与新体中二联偶对的规范化、梁以来句题诗的一般模式等)。在这次沙龙里面,我最感兴趣的是句题诗与五言新体诗创作的规范化那一部分的内容了,以前,阅读诗歌时,我更倾向于关注它的具体内容以及思想情感方面,而现在我可以用完全不一样的方法来看待诗歌或者其他的文学作品了。像老师所说,这是从方法论层面的一个讲解,我觉得这对我们以后的学习有着很大帮助。

  

孙琦琳同学:参与本次的学术沙龙,我从中收获颇丰。首先,是从不同角度来看待文学作品。这个不同角度,不仅是从作品本身的多个方面来分析赏析,更要从之前研究者没有发现的角度,或者是隐藏在其中的细节来观察。跳出之前文学禁锢的思维,从立体的角度品读作品。第二,我们要学会收集整理资料,来帮助学术的研究。我们选择资料时,不仅要从国内已有的资料着眼,也要选取一些国外海外的作品来拓宽我们的视野,了解不同国家地区的文学研究者的不用的研究角度,以增加我们思维的多元化和锻炼思考的跳跃性。第三,我们要学会赏析资料,能够把同类的资料进行整理归纳,并从中总结出我们想要研究的角度。并能根据已有的资料,展现我们自己的思考的观点,再反用资料来印证我们的观点。

  

王丽同学:这次开展的学术沙龙首先从形式上就吸引了我,并不像平时的学术讲座或者课堂,教师主讲,观众聆听。我们围在一起坐成一个圆形,就很有学术讨论的那种氛围,感觉很轻松。这次学术沙龙,刘一老师给我们分享了她的学术研究成果和独特的研究思路,虽然对她讲的知识不是很了解,但通过介绍,我大致明白了她所研究的句题诗是什么,而且大致明白了做研究就必须要有对照。从多个例子中我可以感觉到研究就是把现象具化,再最终提炼的过程。我尤其喜欢她把对文学作品的研究和绘画联系起来,这种联系很奇妙,不会让我觉得乏味。

  

王香香同学:听完刘一老师的以异域之眼反观中国诗歌之后,我觉得学习到的更多的是以一种新的视角去解读那些原本在我们眼中已经固定的,形成思维模式化的事物。刘一老师从日本句题诗这一个全新的鲜为人知的角度重新解读近体诗,了解诗中蕴含的审美趣味,探索近体诗发展的规范化,令我受益匪浅。我们应当放宽视野,寻找更多新的视角去解决汉文化中一些很有价值的问题。

  

王月娇同学:周日晚上的学术沙龙:以异域之眼反观中国诗歌—从句题诗看梁陈五言新体诗体式的发展,让我获益匪浅。刘老师关于学术的研究方法,视角很独特。她将日本文学当作镜子,研究梁陈五言新体诗体式的发展,引入句题诗的概念。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刘老师以绘画《天神报喜》为引,得出许多情形下,研究者无法真正地全面地看到作品的各种角度及千般风采的结论。在此之前,我是很难将艺术和文学联系在一起。我不由回忆起大一时的写作课,刘老诗为我们播放了《画之国》这部电影,并要求我们写观后感。可惜那个时候我很愚钝,没能领会老师的苦心。

  

杨春燕同学:这是我们的第一次学术沙龙,也算是第一次让我们以这样的形式接触学术前沿,时间不算很长,但却让我获益匪浅。刘一老师这次的分享不在于给我们安利她的论文,而在于让我们开拓思维,能够从作品的另一面,另一个角度去思考。正如刘一老师所说,我们现在总是从一种理所当然的角度去观看艺术品,看到的永远是一个面,或者说仅仅是按照我们现代人的思维呈现的那个角度。博物馆里的艺术品永远是一种束之高阁姿态,或被悬挂在墙上,或被放在玻璃罩中,我们无法更深入的了解艺术品的细节、材质等一些方面。在学术界也是,一些作品被我们以现代人的眼光看待,认没有多大价值,比如宫体诗、句题诗。老师着重讲述了句题诗,句题诗是近体诗发展过程中的一个“中间变体”,很多学者总是以一种陈旧、固化的态度审视句题诗,而没有反思这种现象出现的不同寻常。其实我们很多人的眼界,视角都被我们看到的或惯性思维束缚住了,而没有深入进行思考。比如我们熟知的《西游记》作者吴承恩,因为从小就知道,反而不会思考这到底是不是正确的。又比如老师所说的句题诗,一直以来大家对它持否定态度,而忽略其中特有的价值。所以学会换一种方式观察,以全新的眼光看待事物,是我们现在所要培养的。

  

王津同学:今晚的学术沙龙收获颇丰,刘一老师与我们分享她通过对日本句题诗的研究发现了在中原也存在着这样的句题诗,并且进一步阐述了这类型句题诗对新体诗体式上的各种影响。但最重要的是,刘一老师不断启发我们一定不能被定式思维所固化,很多事物并不是想当然耳,如果换一个角度来思考也许会发现更多的不同的东西,这是非常重要的。另外,刘一老师通过举达尼埃尔·阿拉斯对《Annunciation》这幅蛋彩画的细致入微的观察最后有了特别的收获这个例子让我更加惭愧于自己的观察思考的浅陋和不足。如果把这种细致入微的观察方法和保持清醒的头脑,拒绝僵化思维的思考方式运用到文学作品的研究中也许会有更加意外的收获。我们现在受到外界各种信息的影响,也很难静下心来去观察和研究,我们需要不断去反省自己发现问题,调整心态,学会思考,但不应该只停留在浅显的层面,有许许多多的东西都等着我们有更深层次的挖掘和发现。

  

杨景同学:这次讲座很有启发性,让人忍不住想要尝试用不同的新视角去看待身边的人、事、物。老师从现实条件下无法多角度观察艺术品的弊端,联想到学术界的一些固有的思维模式使研究者无法全面地欣赏作品的千般色彩,进而想到用新的思路去审视被司空见惯的文学史现象。有时候视野能决定一个人看问题的深度和广度,换一个角度也许会有新的发现。而当你发现一些与众不同的现象时,你还需进一步挖掘它的本质,提炼出真相。就如老师由日本句题诗反观中古赋得诗,她并没有止步于总结出中土句题诗的特点,而是深入探究中古句题诗对于近体诗形成的促进作用。整个讲座向我们展示了做学术研究的一个大体思路,清晰、简明、深刻。对于老师推荐的阿拉斯的两本书也很感兴趣,希望自己也能具备用全方位灵动的触角去感受作品美的能力。

  

张光中同学:参与过这次学士沙龙后,我收获颇多。我了解到近体诗和句题诗之间竟然存在继承发展的关系,刘一老师认为,近体诗是在句题诗的创作中逐渐发展形成的。听过了她的讲解论证,我认为这个观点十分有说服力。不仅如此,我还学习到了足以指导我们学习的方法论,那就是跳出惯性思维,另辟蹊径,从常人没有尝试过的视角去看问题。比如“试帖诗”,人们以往都把其看做是赋得类诗,但如果把其当做是句题诗来研究,则会得出一些新颖有趣的结果。同样的事物,换一个审视它的视角,会别有一番洞天。这个道理不仅可以指导我们的学习研究,而且其在我们立身处世过程中也同样适用。

  

刘玉同学:本次沙龙活动请到了刘一老师,老师带着着她最近的研究内容“以异域之眼反观中国诗歌(从句题诗看梁陈五言新体诗体式的发展)”为我们讲述了一篇论文从产生想法到完善思路的历程,教导我们要敢于跳脱出习惯思维,从全新的角度去研究作品。一篇论文的产生离不开好的书籍的滋养,以本篇论文为例,老师阅读了国内的域外汉籍研究书籍:张伯伟先生的《域外汉籍研究入门》,还有宇文所安先生的《中国早期古典诗歌的生成》,在异域寻找中国诗歌发展的痕迹。达尼艾尔.阿拉斯先生对于绘画有着独特的观看视角,而老师正从此意识到学术界的惯性思维对研究者和作品之前起着的阻碍作用。日本自认句题诗发展出类拔萃,然而根据老师的研究发现,其实句题诗是中国近体诗发展的探索,在探索过程中,古人的选择走向了近体诗,而句题诗则在日本受到欢迎和追捧。句题诗之外还有很多的文学现象,其实换个角度思考,可能会有更多的发现。

  

方翔同学:很有幸参加这次的学术沙龙,简单的开场之后就进入主讲老师刘一老师的环节,以异域之眼看中原诗歌,显然这是本次学术沙龙的方法核心,我觉得她所讲的重点我并不是特别理解没关系,但是她在讲解中透露的方法却深深地触动了我。什么叫以异域之眼看中原诗歌,我想就是从一个看似另类的角度去分析一些本习以为常的内容;舍弃以前先入为主的观念,老师用句题诗和五代诗歌的关系和传承角度给我们做了分析,一改我往日对诗歌的看法,使我受益匪浅。


本次沙龙参与者名单:王津、何丽雯、黄小玲、亓心静、董梅、余苗苗、王香香、邝雅婷、解传运、王丽、李晓燕、程媛媛、张光中、马婉晴、刘玉、李阳、周晓娟、杨春燕、杨景、沈健、孙道潮、方翔、邵梦宇、陈曦、张羽、王月娇、孙琦琳、孙卓然、代雪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