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2016年归档)【编者按】2015年9月28日,安徽大学发布《关于印发<安徽大学教育教学改革大讨论实施方案>的通知》,在全校范围内开展教育教学改革大讨论活动,全校师生员工围绕九大主题开展了深入讨论。大讨论活动目前已经告一段落,形成了一系列阶段性成果。本网今天重磅推出特约评论员文章《从传统中生出新意——对大学师生关系的一种认识》,并将在全校范围内全网推送,以飨读者。大学是求学问道、培养专门人才的场所。一所大学办得如何,从这所大学具有怎样的师生关系中多少可见出端倪。理想的大学,有赖于良好的师生关系,而良好的师生关系,也在理想的大学中不断得以滋养,始终焕发着生机,与学校的发展相得益彰。怎样才是良好的师生关系,这是可以从不同的角度去探讨和认识的一个重要问题,清华大学老校长梅贻琦先生在其发表于1941年的《大学一解》中曾对此做过论述:古者学子从师受业,谓之从游,孟子曰,“游于圣人之门者难为言”,间尝思之,游之时义大矣哉。学校犹水也,师生犹鱼也,其行动犹游泳也,大鱼前导,小鱼尾随,是从游也。从游既久,其濡染观摩之效,自不求而至,不为而成。反观今日师生之关系,直一奏技者与看客之关系耳,去从游之义不綦远哉!这一段话,常为人所引用,多予人以启发。虽然此说距今已有七十多年,但如果能结合学校面临的新情况新任务,将师生关系的“从游之义”做较为深入细致的理解和阐释,则对我们在教育教学改革大讨论中反思过去,谋划未来,不断提升人才培养的质量和水平,不会是没有借鉴之意义的。(一)学生的从师之游,首先意味着师生之间保持着经常的接触,就像大鱼和小鱼的不相脱离,教师愿意为学生多花时间,敞开心扉,师生双方有着充分的精神与情感的交流。当一个心灵与一个心灵真诚相遇时,彼此就能相互感染,建立起师生之间特有的情谊。这种情谊,除了一般的人与人之间的情谊外,还有一种教师对学生的喜爱与提携之情,学生对老师的敬重与信赖之情。有了这种情谊,学生就容易进而产生对学校的信赖感、认同感和归属感,产生对学术和真理的热爱与探究之情,在这种种感情融汇起来的校园氛围中,学生追随老师求学问道,立定志向砥砺成才就有了坚实的基础。师生之间的经常接触与充分交流,从来都是优秀大学的优秀传统,东方西方概莫能外。1925年,清华研究院筹办时,提出了招聘导师的四个标准,其中前三条讲的都是学术方面的要求,而第四条则明确要求导师要愿意和学生亲近、接触,热心指导,以便让学生在最短的时间内学到丰富的知识以及正确的治学方法。而像英国的牛津、剑桥所实行的住宿学院制,更是在制度上为师生之间的接触和交流提供了便利的环境。当然,自二次大战后,大学教育在全球各地都有了很大的发展,特别是最近一些年来,随着高校的扩招,我国的大学也获得了快速与惊人的成长,办学规模的扩大,学生人数的增多,机构设置的日趋复杂,学校职能的演进和丰富,都是明显的特征,有几万学生的大学比比皆是,甚至有十几万学生的大学也不足为奇了。在这种情况下,师生之间要保持经常的接触,比之过去就有了许多困难。但是,历史经验告诉我们,当一个社会在其发展过程中产生了某个普遍的突出的问题时,接下来它也一定会产生解决这个问题的思路、办法和工具,正所谓有矛就有盾,问题和对策从来就是一个统一体中相互联系的两个方面,关键在于我们要善于发现和利用。我们可以积极探究促进师生经常接触的途径和办法,这里既包括制度和政策层面的创新与完善,比如,探索并构建以园区为单位的住宿学院制,建立学业指导班主任制度,在整个学校的大范围中获求若干精小的区域,为师生之间的接触提供一个较亲切的环境;比如,以多种方式提高教师队伍总量,改革完善教师教学评价制度,健全教师教学荣誉体系,促进教师更好地和学生接触交流;同时,也包括对以互联网为代表的信息技术的及时有效的掌握和运用,比如,用电子邮件、QQ、微信、飞信、微博等方式进行线上的交流互动,做到线上与线下相互配合,在以虚拟空间中的便捷交往来弥补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