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2016年归档)采访刘飞老师 文学院记者:如今许多人提倡教师应以教学为主,可是在教师评职称方面,校方主要看教师发表文章刊物水平的高低而对教学水平的高低不太重视,请问您是怎样看待教师教学和评职称之间关系的呢? 刘飞老师:教师评职称存在量化考核的情况。以校内来说,在科研方面的考核更为具体明确,而量化则是指在教学方面规定教师完成一定的课时量。我校既然是211大学,我建议教学考核应该在评职称中占一定比例。但是,目前这种量化考核存在只看数量不看质量的问题,这种仅以教师发表论文期刊的高低为标准来判定教师水平的高低的标准难免会有偏差。有些老师兢兢业业地教学而没有投身研究项目,以至于很难评更高的职称。所以,这种状况是十分值得思考的。 采访刘刚老师 文学院记者:据部分老师反映,教师若要提高教学质量,难免会给学生布置作业,相应地,教师也要投入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为学生批改作业,如此大的工作量却并未得到认可,这在一定程度上挫伤了教师的积极性,就这种情况,您能不能谈一下自己的看法? 刘刚老师:我认为批改作业是老师的一项基本工作,不存在校方给老师批改作业制定合适的工作量的问题,即便是将其折合成工作量也无法计算,因为即便是批改同一份作业,不同老师投入的时间和精力也是不一样的,难以量化。而校方除了认可教师的工作量外,还可以采取其他方式鼓励教师注重教学工作,从而间接地提高教师教学的积极性。 采访李慧敏老师 文学院记者:您如何看待纸笔测验这种评价学生的方式? 李慧敏老师:纸笔测试是一个传统的考试方式,它能够全面的检测学生对基础知识的掌握程度。纸笔测试是很基础、很重要的考核方式,其存在是十分必要的。 文学院记者:您觉得应该如何更加全面的培养学生? 李慧敏老师:我认为大学教育应该加强对学生品德的培养,学校不能仅仅关注一个学生的智商多高、能力多强,更应该注重培养学生成功做人。 采访丁丽丽老师 文学院学生记者:您作为安徽大学文学院党委办公室的主任,您觉得在校的学生团员和党员能为安徽大学的学风建设如何做出贡献? 丁丽丽老师:现在党员发展基本是“优中选优”,学生党员中不乏成绩突出,学习努力的同学。俗话说“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学生党员的带动作用是不可忽视的。除了选拔党员外,文学院经常举办学习经验交流会,考研、保研经验交流会等活动,充分了发挥优秀学长的模范带头作用,这些都能体现出他们对学风建设所起的带动作用。 文学院记者:您认为安徽大学的老师们为学生学风建设做出什么努力? 丁丽丽老师:教师是学风建设的重要参与者。文学院强调“教风带动学风”,老师们可以通过学生参与式教学、活跃课堂气氛等多种形式创新授课方式,增强学生的学习积极性、主动性。文学院在卓越班实行导师制、聘请老师对学生进行写作指导、加强老师和学生的沟通等措施都利于学风建设。 采访郑鹏老师 文学院记者:文艺学对于刚开始接触文学理论的同学们来说有一定的难度,您认为在教学中上如何让同学们建立对文艺学的兴趣? 郑鹏老师:相较其他专业的研究方式,文艺学注重分析作品角度的新颖和内容的深入,特别是思想的深度和系统性,这能够为我们提供有关文学作品乃至文学本身的深刻反思。正因如此,文艺学对抽象思维的训练和抽象事物的理解,具有较高的要求,需要思维的训练和转换,比如对方法论的理解、逻辑过程合理性的判断。这些问题难免会枯燥和艰深。在文艺学这方面,提高同学的兴趣是比较困难的问题。或许可以通过一些问题,来促进同学的求索意识。比如,好的文学作品究竟如何判断?为什么有些声名远播的作品完全不能理解或认同?二十世纪以来,出现了多种判断作品的主张,见仁见智,怎么辨别?同学们通过循序渐进地进行有难度的训练,应该是提升自身潜能的一个较好途径。 文学院记者:您的研究方向为西方文论,就您对西方教育的了解,您觉得可以从西方的教学山吸取那些经验以促进文学院的学生工作改革? 郑鹏老师:就我有限的了解而言,我觉得西方教育(主要是北美)最令人尊敬的一点,在于他们有一个严格、具体、相对完善、少有妥协的培养体制,以及一个明确、细致而严格的教育/学术判断标准。有关学生的培养过程,细分为多个阶段,对学生的要求具体而严格。或者可以说,他们相当看重细节,不会特别轻易地敷衍。比如,学生在做论文之前,如果涉及外语,一定要通过相关的语言考试,所列举的参考材料基本上都有读书报告,否则很难予以答辩通过。于此同时,他们也会对学生予以相关的指导,会开设诸如“如何从高中生转变为大学生”之类的辅助课程。如果可能,文学院应该参考比较,寻求更好的训练方式和考核方式,但这是一个系统性的工程,需要各方面的综合努力。 (文学院团学新闻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