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2016年归档)采访彭家法老师 文学院学生记者:在教学领域中,教师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在实际的机制中,教师承担着科研、教学两方面的压力,这不可避免地影响到教师的讲课质量,所以构建合理的教师激励制度十分必要。现在,有一种定量考核与定性考核相结合的教师绩效考核评价体系,即业绩考核定量、素质考核定性的考核方案。您对此有什么看法?能对教师机制改革提出一些建议吗? 彭家法老师:现在的教师考核体系确实存在一些问题,关键是要发挥教师的积极性,各种方案都会有其特定的适用范围。而教学中存在的最大的问题是学生选课的时候都只关注老师给的成绩以及该课程是否容易过,这违背了依据兴趣、依据提高自身能力的需求而选课的原则,老师学生都知道这个问题,但又都不去改变,或者是难以改变,这是最大的值得改革的问题。 采访曾良老师 文学院学生记者:学生的需求是多元化的,这要求我们的教育机制能为大多数同学提供良好的发展模式。但实际上,学生过于关注分数,这导致很多学生不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发展道路。您如何看待个别对本专业兴趣不高,消极对待专业课程的同学呢?对他们有什么样的建议? 曾良老师:中文的内容是非常广泛的,在大学中,学习不能只注重分数。大学生应该充分利用老师制造的良好教学氛围、图书馆的资源,广泛阅读以发现自己的兴趣与特长所在,从而进行拓展。同时,个人发展应考虑多元化。 文学院学生记者:汉语言文学专业中的传统学术型研究生虽然专业学术能力较强,但在就业时依然存在着很大的问题,比如在公务员等考试中应试能力较弱,竞争力不足。对于这种情况,您觉得研究生教育中能采取哪些方式帮助学生呢? 曾良老师:这就需要同学们拥有过硬的专业能力。学术型研究生教育应该注重提高学生的学术能力而非培养关注就业的人才。 采访李能兴老师 文学院学生记者:人民网曾有一篇文章呼吁学校培养出贫困地区乃至新农村建设急需的各类人才。对于文学院的学生而言,支教活动的开展也不少,但教学资源的缺乏使基础教育在全国的不平衡性却在加剧。这令人不禁发问:我们的专业教育如何响应这样的呼吁? 李能兴老师:这可能和学生的选择不够到位有些关系。支教这样实践性的锻炼对于专业学习是有提高的,但学生的从业选择并不能勉强,只能说这和学生自身的思考有关。很多学生一毕业便就业,但很多人却眼高手低,以至于没有找到适合自己的工作,我认为,到基层锻炼是一种很好的促进个人发展的实践方式,它对个人能力的培养、社会的发展都是非常有益的,于个人是一种补充和提高,于社会是一种帮助,对学校是一种宣传和完善。所以我们应该在学生中给予鼓励与支持,但不能勉强与强制。 文学院学生记者: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了“创新高校人才培养机制,促进高校办出特色争创一流”的要求,并强调提升学生的实践能力是突破口。您能结合我院实际,为学生如何选择实习实践机会,提出一些建议吗? 李能兴老师:一方面,可以设置课程,为学生提供学分,从制度上进行保障;另一方面,是要设立实践性的平台、基地,例如社会上的企业、事业单位、机关,为学生提供实习机会。另外也要为实习实践活动提供经费,由学校给予支持。 采访张洪海老师 文学院学生记者:您教授的课程里有一门创意写作,对于现在“学院派难以培养作家”的论断,您有什么看法? 张洪海老师:这种说法已经过时了,现在北京大学,也就是最早提出这种说法的大学,也已经改变了看法。比如北大设立创意写作专业硕士,其目标之一就是为了培养作家。大学中文系,可以培养学者,同样也可以培养作家。 文学院学生记者:不久前中国人民大学的李华老师为卓越班同学教授的创意写作课十分新颖,那么,您对改革模式有什么新想法? 张洪海老师:老师应该充分激发学生的写作潜力和欲望,使写作成为他们乐于亲近的朋友,以之为乐趣,这样才能使写作教学效果大大提高。所以老师的首要任务就是培养学生的写作兴趣,其次才是教他们如何去写。 采访王泽庆老师 文学院学生记者: 基于“大类招生”的录取方式,需要培养出优秀的宽口径本科毕业生为社会输送人才,这要求建立健全有效的培养体系。其中深化学分制改革、优化课程结构改革、突出产学研教育是三大相辅相成的培养方式,那么您对这种培养方式持什么观点?您又认为这样做会带来什么影响? 王泽庆老师:我校正在推进大类招生的录取方式。大类招生,可以培养宽口径的人才,有助于学生打下坚实的专业基础;同时,通过一年左右的学习,同学们可以选择自己真正感兴趣、能够发挥自己专业特长的专业,减少专业选择的盲目性。大类招生的推行,必然引发学分制和课程结构等方面的改革。培养复合型、跨学科的人才,是大类招生推行的一个重要目的。这就需要高校要作相应的改革,如增加课程的数量,让学生有更多机会选择跨院系、跨学科、跨年级的课程,以实现的学生多元全面发展;加强学校与产业、科研机构的联合,增强学生的创新能力,以实现人才培养与当前社会发展的结合。可以说,大类招生是对因专业分工过细所造成的不足的一个回应。但我们也要注意,大类培养是人才培养改革的一个方面,大类培养与二年级或三年级确定专业方向不矛盾。在厚基础上确定专业,凝练自己的研究方向,这是很必要的。大学生的精力与时间是有限的,如果什么专业都涉及,就势必难以深入。 文学院学生记者:研究生培养质量的提高受到重视,而今年开设的卓越班就落脚于为研究生提供优质生源。据悉,华东师范大学研究生通过重点做好研究生奖学金动态管理,重点完善研究生三助制度,重点做好招生资源配置,重点深入展开调研,重点开发研究生“三助”工作信息系统,基本落实以科研为主导的导师负责制,基本建立具有激励功能的研究生奖助体系,基本改进优秀人才的选拔办法,即“五个重点”建设,凸现“三个基本”的培养机制,研究生改革取得显著成效。针对这种改革方法,您有什么看法?您觉得现阶段文学院研究生培养存在的最突出的问题是什么?如何去解决这一问题? 王泽庆老师:华东师范大学的研究生培养改革,重点在于建立研究生教育质量的长效保障机制和内在激励机制,主要是通过改革人才选拔办法,进行有效的资源配置,实施“三助”和奖助体系,明确导师职责等措施,以激发学院、导师和研究生的积极性和创新热情。这种改革取得显著成效,说明这些措施的制定与实施是有强烈的针对性和现实性。实际上,我们文学院也有相应的措施。当前,研究生教育中存在一个令人头痛的问题,就是研究生缺乏崇高的学术追求。不少同学读研究生,不是因为对学术的热爱,而是为了拿一张硕士文凭。没有学术情怀,自然在学习上就没有足够的动力和自觉性。这种现象的存在,与教育大众化的形势是分不开的。学术追求,只是部分同学的人生理想。但是无论以后是否从事学术事业,在研究生阶段潜心学习、进行学术训练都是必不可少。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