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2015年归档)他是世界华人科幻协会会员,他是著名作家许辉、谭旭东、郑军等赞许的作家新秀,他是众人心中文风多变的“童话魔术师”,他就是2014级汉语言文学专业的学生黄韦达。拥有众多成就的他依旧平易近人,通过幽默的语气和缜密的思维,将自己作为年轻作家的生活,向记者一一讲述。 缘起:创作因素 在黄韦达很小的时候,成为一名作家的梦想便在他的心中生根发芽。”我从小就特别喜欢动画片和郑渊洁老师的童话,这都为我的初始创作埋下了想象的种子,并受用至今。”他一边回忆童年时光,一边讲述。如今,黄韦达将自己的创作方向定位在科幻小说和童话上。据悉,黄韦达已经成功出版了《脑控手机》、《逆反星球》等多部优秀作品,并得到了许多前辈的认可。 谈及他创作时的灵感来源,黄韦达以自己在海洋馆获得灵感而创作的《海洋馆惊魂》为例来谈,他说,作品来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所以一个有写作想法的人,要善于从现实生活中寻找灵感。除了灵感,想象力也是黄韦达创作过程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针对应试教育限制学生想象力的问题,他思考片刻后,表达了自己的看法:“在学习的过程中,我们不能完全迷信老师和课本,要主动增强阅读与思考的能力,自觉地培养批判意识和独立人格,保有最初的想象力。” 前行:砥砺自我 万事开头难,一开始,黄韦达的新书出版过程并不顺利。“我曾向多家出版社投过稿,但多因自己名气尚小、作品市狭小而多次遭到拒绝。幸运的是,我最终和一家出版社一拍即合,成功出版了自己的作品。”回忆起这番经历,黄韦达感触颇深:“坚持十分重要,机遇也必不可少。总而言之,有内部条件和外部环境共同作用,成功的几率会更大。” 作品出版后,读者的评论褒贬不一。一些追求理论的硬科幻迷诟病他的作品内容不够严谨,这一度使黄韦达陷入困惑。度过困惑期之后,他重新定位了自己:“我写的科幻,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以科学理论为主的硬科幻,而是以情节性为主的软科幻。相对来说,我比较注重科幻外表下感情的表达。”但对于读者提出的建议或批评,他也积极地反思:“我的优势在于语言风趣幽默,但作品的科学理论方面尚且存在一些漏洞,今后会加强对这方面的学习。”发展:未来规划 对于未来,已经进入大学二年级的黄韦达有着自己的规划。“就目前形势来看,家长们比较重视对少儿阅读兴趣的培养,对高质量的童话作品有较大的需求,同时,纸质书籍对儿童视力的损伤较小,所以将来我会侧重于儿童文学创作。”他有条不紊地分析着,“这是我对自我兴趣和市场需要两大因素进行反复思考后做出的调整。 就当前创作市场日趋娱乐化的现象,黄韦达表示,作品的娱乐性与思想性并非全然对立,“作家在保证作品思想性的同时,可以适当增加作品的娱乐性和市场热点,但最重要的是,要向社会传递向善向好的正能量。”同时,他也透露自己有将作品以多种形式推广的意愿,现在已经着手将小说有声化,更希望将来能够搬上荧幕。 对于怀揣着创作梦想的同道中人,黄韦达提出了几点建议:“研究文学理论,需要阅读大量的学术书籍,并且拥有严谨的治学态度和耐心;创作严肃文学,需要对文学有一颗纯真的心,能够洞察人性的复杂和人心的深度;创作通俗文学,需要能够体验生活,,多途径寻找素材。最重要的是,创作者要坚持不懈,多加尝试,把握机遇。” 据悉,黄韦达还有多部作品即将面市。相信他在创作的路上能越走越远,以灵感为砖,信念为瓦,铸造辉煌的未来!(记者:郑孙彦 赵丽 责任编辑:吴康平 汪怡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