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2015年归档)(对外贸易经济大学中国语言文学学院邓如冰接受我院学生记者采访) 文学院学生记者:邓教授您好!您对服饰在文学作品中的作用以及服饰与人性的关系很有研究,请问老师是怎么想到从“服饰”着眼进行研究的? 邓如冰教授:服饰对张爱玲的文学创作有很大的影响,但是以前很少有人注意到,所以我就想从“服饰”着眼研究张爱玲的一些文学作品。但是这样的研究不是对每个人都适合的。 (内蒙古大学汉语言文学系系主任高建新接受我院学生记者采访) 文学院学生记者:高教授您好!您在2010年发表了《“独立苍茫醉不归”——辛弃疾与酒》的论文,而酒在中国历代文学中都有独特的地位。您能谈谈酒在内蒙文化中的地位和作用吗? 高建新教授:内蒙是北方游牧民族,从他们的饮食结构就可以看出酒的重要作用。其一,吃羊肉是少不了酒的。其二,那儿喝得酒是蒸馏酒,就是我说的白酒。大约宋末元初,蒙古民族崛起后西征从阿拉伯带回了蒸馏技术,酿出来的酒透明度特别高。蒙古人大量饮酒,大大促进了酒工艺的进步。在日常生活中,酒是很重要的待客内容,有很雍容华贵的蒙古人的酒力意识。日常百姓在待客时也是“无酒不成席”。游牧民族地区这种现象尤为显著。酒在文学中也有其独特作用。文人需要有两个特点,一个是“梦的境界”,“梦”就是要有无数的形象;一个是“醉的境界”,“醉”就是要有无数的激情。有想象有激情就构成了文学产生的核心要素。而酒的醉境呢,还能造成一种审美境界,这种醉,不是烂醉,是喝到酣处,和庄子的忘我境界是一样的。所以说酒在某些方面能激发灵感,是文学的一种催化剂。 (苏州大学文学院副院长李勇接受我院学生记者采访) 文学院学生记者:老师您好,您曾经发表过多篇关于文学批评的文章,那么请问你认为文学批评在文学发展中起到一个什么作用呢? 李勇教授:文学批评在文学发展中的作用很重要,主要分为两个方面,一个是对文献创作的影响,我更喜欢文学批评家对作家的创作提出一些批评意见,让他们认识到自己作品的不足,在今后文学创作中会注意到这些问题,促进作品品质的提升,这个是最有用的;第二个就是对作家本身的影响,因为作家在创作的时候可能是比较盲目的,而批评家将作家的创作风格、创作意义展示出来,对他自己个人的创作能力也是一种提升。 (南开大学文学院院长沈立岩接受我院学生记者采访) 文学院学生记者:老师您好,您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叫《古代文学研究:出入于文献与文化之间》,那么您怎么看待文献学在文化发展中占据怎样的作用? 沈立岩教授:文献学不光是文学研究,包括在文化研究中都是一个最基础的部分,如果不注重文献本身的发展、整理和注疏,那么文化研究就会成为一种很虚的东西,是不扎实的。文献学是文化的一部分,特别是经典文献的研究。但是文献研究本身又不能仅仅局限于文献本身的研究,因为文献仅仅是文化遗产的一部分,而且很多文献在流传中已经失传了,我们在文献的阐释和研究上要拓宽它的领域,中文系搞文献研究的专家可能只注重文字的文献,但是往往器物的文献也很重要,甚至在某些方面比文字文献还要重要一些。你对器物本身的了解,会更能贴近当时的生活实景,我曾经在一篇文章中谈到《诗经》的问题,其实它就涉及到很多金文的文献,而且文字文献是人写的,会带有主观因素,所以我们要涉及到器物文献,再比如说周朝大家认为周厉王很残暴,为什么大家会说周厉王很残暴,这就涉及到当时的器物、社会制度及自然环境,如果对文献学有很好的研究,就会很大程度上促进文化的发展。 (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副院长姚建彬接受我院学生记者采访) 文学院学生记者:老师您好,我们知道您的研究方向里有中西比较文学,您也写过一些文章分析比较文学的教材,那么您怎样看待比较文学教材的发展呢? 姚建彬教授:其实中国的比较文学教材走过了一个从无到有的历程,从向外国学习到自主编撰的历程,而且现在比较文学的教材呈现了百花齐放的局面。从文革后,比较文学进入复习时期,比如像北师大编撰的教材《比较文学概论》,对当时的比较文学发展影响很大。在这个过程之后,我国的重点大学都开始了比较文学教材编撰的探索过程。近些年中国比较文学发展已经赶上了西方,因此比较文学教材的建设也有了很大的发展,比如在中西比较诗学方面,在翻译文学的方面,在涉及中国文学海外传播的方面,都有了专门的著作。还有就是比较文学教材的分层行也做得很好,比如有介绍型、探究型、双语的教材,引进原版的教材,使国内师生的选择范围变大了,另外就是比较文学教材的更新换代速度也比以前加快了,比如北师大的《比较文学概论》最早出版与八十年代初期,在2001年已经出版到第三版了,另外高教出版社的比较文学教材也修订了好几版了。我想未来中国比较文学教材的发展是有一个很好的前景的。 (同济大学人文学院中文系主任张永胜接受我院学生记者采访) 文学院学生记者:您在业余时间进行小说创作,请问您的写作灵感都来自哪里?写作对您的意义又有哪些呢? 张永胜教授::有想法,有空的时候写作,灵感主要来源于生活。喜欢写作,因为写作可以让我感到放松,所以我认为这是一份很重要的工作。 文学院学生记者:现在大学生在课余时间也会进行一些小说创作,您对此有什么建议吗? 张永胜教授:大学生课余时间进行小说创作是非常好的,也十分重要。中文系的学生应该具有写作的能力,中文系承担着培养作家的责任。 (西南交通大学中文系主任汪启明接受我院学生记者采访) 文学院学生记者:现代大学生对古代文献的阅读量明显下降,您对当代大学生阅读古代文献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汪启明教授:当下学生获取知识的渠道越来越多,而文献只占其中一部分,所以当代大学生的古书阅读量只是相对减少。大学生应当阅读一些最经典的书籍,多练多背以达到记忆的目的。 文学院学生记者:您认为古书阅读对文学素养的培养有哪些好处? 汪启明教授:阅读本身就是一种与智者对话,与作者交流的途径。读书不能太功利,学习的动机应当是完善人生。 (南昌大学人文学院副院长兼中文系主任徐阳春接受我院学生记者采访) 文学院学生记者:您是国家级特色专业“汉语言文学”第一负责人,请问您对“特色”如何理解?南昌大学文学院又是怎样展示这一特色的呢? 徐阳春教授:重基础,凸显科研促进教学的特色,因为科研水平高的教师培养出的学生往往具有更高的创新能力。 文学院学生记者:在汉语言教学上,您打破传统教学模式,建立一种探究式教学模式,能具体阐明一下吗? 徐阳春教授:教师在课前阐明语言、文学现象,让学生发现并提出问题,然后师生一起分析并解决问题。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效果也很显著。 (西安交通大学人文学院中文系主任李明德接受我院学生记者采访) 文学院学生记者:您曾发表过多篇与延安文学有关的论文,请问您为何如此关注延安文学?延安文学在当代社会的意义和价值又有哪些呢? 李明德教授:在陕西研究延安文学有得天独厚的条件。延安文学在中国现代文学发展过程中起了承上启下的作用,上承“五四”传统,下对当代文学的发展具有范式化的影响。 文学院学生记者:您觉得延安文学的发展前景如何? 李明德教授:延安文化显示出的文学发展方向如毛泽东的讲话在现在仍然有很强的现实意义。文艺家必须深入生活,必须视大众生活为创作源泉。 (高等教育出版社编辑曾骞接受我院学生记者采访) 文学院学生记者:您能结合高等教育出版社在新世纪网络课程建设工程、国家精品课程等一系列工程建设取得的成果谈一谈,对网络建设平台与资源分享的现状的看法吗? 曾骞编辑:国家精品课程是教研中心的教研改革程序,主旨是将精品课程的内容公开化,资源化。但后期成了简单的资源上传过程,由于未实现课堂的整体转型,加上资源利用过程复杂,分享效果不明显,现正在向“慕课”的形式转变,但并不顺利,原因在于“慕课”不被广泛接受。虽然目前上线课目已达300多门,但听课量较少,因此前景仍不明朗。 文学院学生记者:网络学习平台的建立,会对当代大学生的学习产生什么影响?大学生如何更好的利用网络平台来学习? 曾骞编辑:网络学习平台是为了让学生有更多的学习资源,但最重要的还是要看学生的自主学习能力,愿意学才可以学到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