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2015年归档)全国重点大学中文发展论坛第四场分论坛于9月26日下午15:45开始。分论坛上,来自北京师范大学、苏州大学、同济大学等十所高等院校的专家学者做了主题发言。清华大学教授孙明君主持此次分论坛会议。 南开大学文学院院长沈立岩教授首先指出了大学学科包括中文、传播、艺术还有设计当中出现的一个具有代表性的问题——男女生的比例严重失衡。在招生中,中文系专业普遍存在这个问题—“阴盛阳衰”。沈老师猜想男女比例失衡和我们目前的教育方式有比较直接的关联,这种假设,需要很严格的研究来证明。其次,沈老师指出现行推免制度存在着缺陷,推免过程中,不乏有考试成绩较好的同学其实自身的中文基础是非常差的,在面试时往往让人大跌眼镜。他认为,我们的教学从小学到中学都比较偏重于给学生讲所谓规范性的知识——文学史、文学概论、文学理论教程等等。而考核方式这种体系是有问题的。如果在教学内容设置、教学方式、考核方法上,能加以完善,老师将更多的时间精力投入到教学当中,学生更加注重自身基础的积累,势必有所成就。 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副院长姚建彬教授以“从中国文学的海外传播看中文学科建设”为出发点,畅谈了中国文学海外传播如何影响中文学科建设。姚老师认为改革开放后传统意义上的中文学科的研究方法、思路、成果极大受到汉学家特别是有华裔背景的汉学家的影响。如《中国小说史》研究现代文学的必读的读物,《初唐诗和盛唐诗》改变了中国古典文学研究的格局。海外学者研究极大吸引了我国的青年学生,形成学科知识的主体性危机及话语权和人才的争夺。其次国家支持给中文学科带来了新的发展机遇。目前中文学科面临四大问题:反思,扩容,传承,经典化。姚老师结合北师大这几年做的探索,具体论述了中国文学海外传播研究、中国文学海外传播与研究成果发布的国际平台以及中国文学海外传播与中文学科人才培养。 苏州大学文学院副院长李勇教授主要讲述了和本科教学密切相关的、具体的问题:现在高等教育(或大学教育)进入了大众化的时代,但是各种指标又要求学校去培养拔尖人才。李老师认为,中文学科的学生培养可以不用刻意培养拔尖人才,而应该保证每个学生最基本的品质。培养具有创新意识的学生,其实是为拔尖人才培养做准备。立足于此,李老师认为应从五个方面来培养学生。一是核心知识的积累,如古代文学,古代汉语,现当代文学等,这是中文专业和历史专业哲学专业的基本区分度;二是专业技能问题,师范类大学,需要去教学生语文学科的教学方法;三是从汉语言文学的专业本身出发,培养学生的的阅读能力和表达能力;四是人文境界,中文系的学生,要有精神上的提升,人文素养的熏陶;五是国际视野,不能困囿于自身的文化局限。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中国语言文学学院院长邓如冰以“财经类大学中文学科发展的困惑与思考”为题作了发言。她指出财经类大学的中文学科特点可以用四个字来概括:“边”,即边缘化;“杂”,指与中文有关的事情全在此;“高”,指学生素质高;“少”,指学校给的资源少。同时邓老师还介绍了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学生如何利用课外时间<第二课堂>进行中文教育,除了传统第二课堂的如说讲座,还有学校创建的一个网站——“水云间”<文学学习平台>。这个平台适合经典教育,如对《红楼梦》、《水浒传》的深入研究。 内蒙古大学汉语言文学系系主任高建新教授表示虽然处在边疆地区及少数民族集中的地区,但大学对中文系定位还是很清晰的。“我觉得如果不能做出大事,就踏踏实实做好小事”。基于此,内蒙古大学对学生提出了具体的要求:毕业时至少具备以下五种能力。一是文献解读能力,要能读懂常见的古代文本;二是语文表达能力,要言能达意,文章自然流畅,不能出现语法修辞逻辑错误,更不要说标点符号错误。在硕士论文时出现的标点语法错误,是令人感到悲哀的;第三是文学鉴赏能力,这是衡量学生能否进行审美研究,艺术研究的关键;四是人文情怀,那就是拒绝遗忘,追寻和解释历史的真相,警惕正义感与理想被现实的功利目的所淹没,敢于批判和怀疑,敢于坚持自我,敢于向传统挑战;五是国际视野,不只是纵向地看本国历史的进步变化,更要横向地看世界的进步和发展。踏实办学,拒绝假大空,以不变应万变,以静制动,以一统万。 西安交通大学副院长李明德教授在发言中提出了三个大问题:一是工科院校的中文学科到底如何定位?“工科院校的中文学科到底是要加强基础学科的建设,还是要像文学院那样偏重专业建设、学科发展?如何定位才能适应越来越精致化、高标准的评价体系,这值得我们深思”;二是中文系学生创作的作品能否作为成果被认可,李教授访问加州大学时发现那里的老师几乎百分之百都来自媒体或有媒体工作经历,他发问能否把文学创作当作一种职业;三是关于实验班建设,西安交大把中文、哲学、社会学放在一起称为实验班,第一年只教授两门主要课程,第二年由学生自选进行专业分流,没人选的专业将逐渐被淘汰。但李老师坦言,实验班如何真正做到专业互补仍需探索。 同济大学人文学院中文系主任张永胜教授用犀利幽默的语言谈起了同济与南大、北大、复旦的往事,将现在的同济同南大、北大、复旦作对比,指出了同济中文系目前的发展困境—优秀师生资源匮乏。人才培养既需要优秀的学生,也需要优质的老师来引导。但同时也肯定同济中文系的独立思想、批评意识以及文学性,院系从制度上鼓励老师和学生创作,促进了学生的独立思想以及中文学科的发展。最后,张老师坦言,中文学科面对一个不断变化的环境,它的长期发展,需要各高校中文系的共同合作,相互扶持。 南昌大学人文学院副院长兼中文系主任徐阳春教授谈及了关于教学中的心得体会,同时向各位与会专家请教了关于汉语国际教育的问题:一、汉语国际教育的“教育”二字是否恰当?教育是对人的素质的培养,外国政府应该不会喜欢,特别是我们对“教育”的翻译;二、汉语国际教育实际上就是推广中文教学,与对内中文教学的不同仅仅是教学对象的不同,为何教外国人中文需要教育学、心理学的教育,而我们却不需要;三、汉语国际教育的学生应该包括零起点和博士生学生,可是,专业委员会指导下设立的课程其实是为零起点和初中级学生准备的,相当于培养小学教师,以后该如何应付更好层面的教学?如果没有机会从事对外汉语教学怎么办?不从事对外汉语教学后的出路在哪里? 西南交通大学中文系主任汪启明教授谦虚表示,西南交通大学虽然历史非常悠久,但是中文专业却非常年轻,发展起步较晚,学科建设较为不足。“另一个方面,我们处在工科帝国主义的语境下,面临着严峻的情势,人才的引进和学科的发展较为艰难”。有过巴蜀书社的经历的汪老师感觉尤为明显,学校的考评体系基本上都集中在c刊、项目、论文和获奖上,对学生的教育明显得就不够。这是现行高等教育的弊端。他引用陈平原老师的话:“现在的大学老师和学生,心照不宣的互相糊弄,大学里的教学质量就被冲淡了”。 高等教育出版社编辑曾骞也作了重要发言,他以弘扬中国传统文化以及中文的发展为核心,指出了高等教育出版社的任务就是继承和发展。然而现在的学生不愿意看教材,他们反思是否是教学理念,总体设计出了问题。针对这一问题,曾骞编辑表示,高教社一直以内容为主,不断收集优质教学资源和学者资源。今后也将努力创新,改革教材。具体做法包括立体化教材设计,光盘教学,二维码扫描等一系列新型教学法,这些方法将突破旧教材的不足,使学生将教材当做一种好的资源主动学习。(文学院记者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