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各位专家、女士们、先生们:

大家上午好!今天我们欢聚一堂,隆重举行中国杜甫研究会第八届年会暨杜甫研究国际学术讨论会,我谨代表中国杜甫研究会对大家的出席表示热烈的欢迎,对安徽大学文学院的精心筹备和周到安排表示诚挚的感谢,并预祝大会圆满成功!

这次大会由安徽大学文学院具体承办,具有特殊的意义。安徽是一块风水宝地,是出朱皇帝的地方;合肥更是人文荟萃,出过包龙图、李中堂、“合肥四姐妹”。伟大诗人杜甫虽然没有到过安徽,但他却是心系安徽大地的。杜甫有妹嫁韦氏,居濠州钟离(今安徽凤阳),至德二载(757)元旦,杜甫有《元日寄韦氏妹》诗云:“近闻韦氏妹,迎在汉钟离。郎伯殊方镇,京华旧国移。秦城回北斗,郢树发南枝。不见朝正使,啼痕满面垂。”乾元二年(759),又有《乾元中寓居同谷县作歌七首》之四云:“有妹有妹在钟离,良人早殁诸孤痴。长淮浪高蛟龙怒,十年不见来何时。扁舟欲往箭满眼,杳杳南国多旌旗。”上元元年(760),杜甫在成都,作《遣兴》诗:“干戈犹未定,弟妹各何之?拭泪沾襟血,梳头满面丝。……衰疾那能久,应无见汝时。”又《遣愁》诗:“渐惜容颜老,无由弟妹来。”宝应元年(762),杜甫在梓州,作《九日登梓州城》诗:“弟妹悲歌里,乾坤醉眼中。兵戈与关塞,此日意无穷。”殷殷之情,令人感动。而安徽人也没有忘记诗人。据《(乾隆)江南通志·舆地志·古迹五》载:“拥青楼,在祁门县治,宋景定中建,以杜甫‘高山拥县青’句为名。”“高山拥县青”,为杜甫《行次盐亭县,聊题四韵》诗句。更重要的是安徽(特别是徽州,今歙县、黟县、休宁、祁门、绩溪都属古徽州)历来是杜甫研究的重镇,仅就我们编撰的《杜集叙录》所载安徽籍的杜甫研究者就有六七十人,许多都是卓有成就的杜甫研究专家。像宋代周紫芝(宣城人)对杜甫很是推崇,曾搜集杜甫逸诗28首,又有《诗八珍》,选杜甫等八家诗编为一集。而胡舜陟、胡仔(绩溪人)父子对杜甫亦深有研究。胡仔编撰《苕溪渔隐丛话》一百卷,而专论杜甫者有十三卷之多,收录近五十家之论杜言论,所引之书多有今所不传者。而胡仔自论者竟达50余条,不乏精核之论。所以他说:“余纂集《丛话》,盖以子美之诗为宗。”而理学大师吕祖谦(原籍寿州,治今安徽凤台)所撰《吕东莱注杜工部三大礼赋》,为现存杜文注释最早者。宋元之际的方回(歙县人),对杜甫更是崇拜,他提到杜甫的诗就有二十多首。他编撰的《瀛奎律髓》选唐代诗人168家,而杜甫作品选录最多,计216首,几占五分之一。并首倡江西诗派“一祖三宗”之说,奉杜甫为初祖。元代赵汸(休宁人)的《杜工部五言赵注》,为今存第一部杜诗五律注本。汪瑗(歙县人)的《杜律五言补注》是明代一部较有成就的杜诗注本。萧云从(芜湖人)的《杜律细》则是一部别具一格的杜诗注本。清代陈醇儒(当涂人)的《书巢笺注杜工部七言律诗》、陈式(桐城人)的《问斋杜意》,特别是黄生(歙县人)的《杜诗说》、洪仲(歙县人)的《苦竹轩杜诗评律》、吴瞻泰(歙县人)的《杜诗提要》、汪灏(休宁人)的《知本堂读杜诗》更是深具影响的杜诗注本。近现代以来,则有章衣萍(绩溪人)的《杜甫》、汪静之(绩溪人)的《李杜研究》、朱任生(太湖人)的《杜诗句法举隅》、丘良任(全椒人)的《杜甫研究论稿》、《杜甫在湖湘》、杨宪益(泗县人)与夫人戴乃迭合作翻译的《杜甫诗选》(汉英对照)、许永璋(桐城人)的《杜诗名篇新析》、金启华(滁州人)的《杜甫诗论丛》及与人合著《杜甫诗史》、《杜甫评传》、《杜甫诗选析》、胡汉生(黟县人)的《杜甫诗译析》、汪中(桐城人)的《杜甫》、夏松凉(当涂人)的《杜诗鉴赏》、《杜甫传》、许总(桐城人)的《杜诗学发微》、《杜甫论の新构想》(日文版)、《杜诗学通论》,林林总总,蔚为大观。这里要特别提到两个人,一是中国共产党的主要创始人陈独秀(怀宁人),能背诵杜诗全集,一字不遗,可见对杜诗的熟悉,对杜甫的服膺。一是国学大师刘文典,他是合肥人,1927年出任安徽大学文学院院长、代理校长等职,讲过《杜甫研究》,著有《杜甫年谱》,并曾面折蒋介石,保留了一点知识分子的傲骨,令人至今怀念。而承办这次盛会的文学院院长吴怀东教授,安徽广德人,也是杜甫研究专家,他的《杜甫与六朝诗歌关系研究》,即是一部具有相当理论深度的著作。即使不是安徽人,但受到安徽文化氛围的熏陶,一样可以成为杜甫研究的专家。最典型的例证,就是在座的莫砺锋教授,他虽然是江苏无锡人,但作为知青曾在安徽泗县下乡插队,1978年又考入安徽大学外文系英文专业,他在杜甫研究方面所取得的卓越成就,自是有目共睹的。

进入21世纪虽然只有十几年,但杜甫研究却出现了以《杜甫全集校注》为标志的新发展、新局面、新高潮。中国唐代文学研究会会长陈尚君教授认为此书“确能代表当代别集整理新注之最高水平,是一部总结一千多年来杜甫研究的集大成著作,在杜甫研究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袁行霈先生在首届宋云彬古籍整理奖颁奖典礼的颁奖辞中评价这部著作“是对集大成式诗人作品进行的集大成式整理。该书校勘审慎,注释详明,评论切当,就规模宏大和体例完备而言,均超越前人,标志着杜甫研究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峰,堪称当代集部整理的典范之作”。谢思炜教授以一人之力完成的《杜甫集校注》,亦取得很高的成就。美国著名汉学家宇文所安(Stephen Owen)历经八年翻译出版的首部杜甫诗歌英语全译本《杜甫诗》(The Poetry of Du Fu),更具有特殊的意义,彰显了杜甫诗歌的世界影响。还有几部有分量的杜甫著作,此不赘举。现在的问题,是如何在此基础上,运用已有的或新的研究方法如大数据的方法,将杜甫研究推向新的高度,更重要的是如何进一步普及杜甫作品,宣扬杜甫精神,让广大群众熟悉杜甫,学习杜甫,在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中发挥更加积极的作用。

祝大会圆满成功!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