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南体的这块操场,路旁青草颔首,柳絮纷飞。有这样一群人,正值青春,竹杖芒鞋,踏过樱花几桥。
春风轻抚衣角,海棠香送来轻衫的呢喃。折叠整齐的蓝白色外套,一半躺在绿茵,一半倚在砖红。我有绿茵草场的温和宁静,也有跑道上的热血激昂。
被风轻吻的四月,燕雀戏藩柴,天不寒,地不冻,我剥开青涩,以梦为马,待时而动,前方路远,我们一起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