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2017年归档)6月11日下午三点,我院李睿老师应邀在安徽省图书馆作了《姜夔的合肥情缘》的讲座,讲座的主要内容刊登于6月25日的《新安晚报》。八百多年前,南宋著名词人姜夔几次来到合肥,并在这里与一位歌女相知相恋。这段刻骨铭心的感情,在姜夔一生中留下了深深的印迹;位于江淮大地的合肥是他魂牵梦系的第二故乡,姜夔留下了诸多与此地有关的爱情词篇。当年姜夔寓居合肥时,住在赤阑桥附近,赤阑桥大致就在今天桐城路桥的位置,为了纪念姜夔,这座桥已经正式命名为赤阑桥了。在桐城路的新45中门口,还竖立着一座姜夔的石雕。芜湖路省气象局旁边的墙壁上刻着几首白石词,并绘有精美的词意图。 李老师为大家梳理了姜夔五次寓居合肥的情况,重点讲解了合肥情词的名篇。在姜夔现存的84首词中,合肥情词有20多首,占有相当的比重。白石20岁左右在合肥遇见一位善弹琵琶的歌女,与她一见如故,心心相印。两人相识以后,常有往来,期间白石有两次来到合肥。但白石是一介布衣,为了谋生,不得不四处漂泊。宋光宗绍熙元年(1190)——绍熙二年(1191)年之间,白石有三次来到合肥看望女子,最长居住了将近一年的时间。虽然他与女子之间有过真诚的誓约,但由于姜夔生活没有着落,歌女也无法主宰自己的命运,有情人未能终成眷属。白石于绍熙二年的秋天在南淝河坐船,失望地离开了合肥。这些情事,反映在白石的《淡黄柳》《浣溪沙》《长亭怨慢》《凄凉犯》《秋宵吟》等词中。绍熙二年的冬天,白石应范成大之邀在石湖别墅赏雪探梅,制成《暗香》《疏影》两首咏梅词。在《暗香》一词中,梅开、梅落,赏梅、折梅、寄梅,寄托着对合肥女子的深切怀念,也包含着自我飘零的悲哀,还含蓄地寄托着对国事的感慨。全词将咏物与抒情水乳交融地结合在一起,被誉为咏梅词的绝唱。虽然离开了合肥,但白石仍然念念不忘旧情。他43岁元宵节感梦而作的《鹧鸪天 & 元夕有所梦》,是合肥情词中最感人的一首。“人间别久不成悲”,是饱经沧桑之后的辛酸感悟。“谁教岁岁红莲夜,两处沉吟各自知”,纵然不能长相厮守,却愿在心灵深处永远为对方保留一方净土。43岁之后,白石鲜有合肥情词的创作。这份恋情,深埋在词人心中,成为生命中永不褪色的记忆。 之后,李老师谈到姜夔合肥情词的价值:诚如夏承焘先生所言,白石的合肥情词体现出一份“孤往之怀”,所谓孤往之怀,就是摒弃功利目的的一往情深,白石词中表现出的无怨无悔与奉献精神,与李商隐笔下的“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一样,已经超越了爱情、具有执着人生的永恒意义。白石的合肥情词过滤掉缠绵温馨的爱恋细节,只表现离别后的苦恋相思,有着高雅的情趣和脱俗的韵味,深沉隽永,动人心弦。李老师还指出,白石词以爱情为主,但他并不是脱离现实、只会感月吟风的词人。白石22岁时路过扬州,有感于扬州的昔盛今衰,以一曲《扬州慢》抒发了深沉的黍离之悲。白石晚年还写过一首《永遇乐 & 次稼轩北固楼词韵》,这首气派宏大的词热情地赞美了辛弃疾的军事才能,对恢复大业寄予希望,可见姜夔也是一位关心国家命运的词人。 李老师认为,姜夔对斯人斯地的一往情深,让生活在今天的我们仍然唏嘘感动。他的合肥情词是一份宝贵的文化遗产,值得我们细细品味与珍藏。最后,她以一首缅怀白石的《忆江南》结束了讲座:“庐州忆,柳色最妖娆。红萼有情香冉冉,野云无迹恨迢迢。心事赤阑桥。” 李老师的这次讲座,生动地展示了姜夔与合肥的渊源关系,联系宋代的历史文化对白石词名篇进行了深入浅出的讲解,引起了人们的兴趣。讲座结束以后,听众就相关问题与李老师进行了热烈的交流,姜夔研究会的老师还就姜夔的研究现状与李老师展开了讨论。据悉,安徽人文讲坛由安徽省社会科学界联合会、安徽省图书馆、合肥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新安晚报共同主办,安徽省图书馆承办,已经开展多期,该讲坛强调学术性与趣味性的统一,获得了良好的社会评价。(郑孙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