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2017年归档)6月21日上午8:00,安徽大学文学院于博学北楼B313举办“文学的个人化阐释”专题讲座,写作经验丰富的许春樵老师担任主讲人,众多学生到场聆听。 许春樵,安徽文学院副院长、专业作家 ,拥有丰富的文学创作经验。代表作有《放下武器》、《季节的景象》等,中短篇小说曾多次被《新华文摘》、《小说选刊》、《作家文摘》、《书摘》等数十家报刊转载。长篇小说《放下武器》进入“2003年中国长篇小说排行榜”、“长篇小说专家排行榜”前十位,成为人民文学出版社2003年重点图书。 许春樵老师首先阐述了当代文学的地位和文学的社会作用,并由此引申出文学的本质。他指出:“文学的本质是面向心灵与精神的审美,并非是主题、思想、内蕴等等”,文学以人情、人性为基本,通过审美的感化实现对人的教化。许老师以部分作家对《荷塘月色》的解读为例,批评某些评论家生硬地将抒情散文《荷塘月色》与1927年“白色恐怖事件”相联系。他还指出文学的写作应当富有情感,情感信息是作品的内涵,文学应当由情感信息——内涵与物质信息——文本两者组成,文本与情感互为表里。接着,许老师还旗帜鲜明地提出“文学史就是一部悲剧史”。他指出“文学是苦闷的象征,表达的是挣扎的人性、受伤的心灵、无奈的生活和无常的命运”。他引用尼采、卡夫卡等作家名言,以《雷雨》、《梁山伯与祝英台》等杰出作品为例,证明了“文学史的主体为悲剧”,而喜剧是一种形式的补充。 最后,他针对文学的创作指出文学技术的重要性:“如果说思想是教父,那么文学的技法就是教练。”文学的技术主要表现在语言的运用与结构的把握上,要仔细把握语言的虚实、张弛、疏密以及结构的完整性等等。接着,他朗读了约瑟夫·布罗茨基作品《小于一》小男孩起床上学的片段,并就其中语言刻画技巧作具体分析,阐述了文学创作中虚实结合的重要性。随后,他以钱钟书的长篇小说《围城》中孙柔嘉与苏文纨的人物关系为例,谈到小说的创作需要把握人物关系的矛盾、冲突与纠结。 上午9:50,在热烈的掌声中,许春樵老师“文学的个人化阐释”讲座圆满结束。(作者:徐倩 摄影:徐倩) 责任编辑:郜叶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