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2017年归档)他是安徽大学文学院一位大三学生。他从不与人强辩,只以理服人,学弟学妹们渴望他的指点,却又害怕那直中要害的见解。他是老师们眼中最值得信任的学生,是同学们眼中的热心班长。他对中文系有最诚挚的爱:“那是我高中以来一直的向往。”他在安大的三年,辛劳也愉悦,能理清纷繁琐事,也不误与诗书照面。他是独立的,也是自我的,在不需要反对和赞同的那种自由空气下,他带着自己的是非观,只做自己的心之向往。 他就是安徽大学文学院2014级汉语言文学专业黄汉,在自己坚守的世界里不断前进的少年。 荣誉之后——道且艰辛 2017年5月4日,黄汉荣获安徽大学十佳团员称号,此前,他也曾获得2014-2015与2015-2016学年团学工作奖,2015、2016年优秀共青团员等诸多称号。一串串荣誉却没有被他当做骄傲的资本,他只是依旧谦逊:“这是一件很荣幸的事,很感谢同学们和老师们的信任。其实自己还有很多不足,比如在活动组织方面,我还得好好学习学习,还得多多积累些经验。” 逆袭——当现实给了自己一巴掌后 三年的生活里处处有欣喜,三年给黄汉留下太多记忆深刻的瞬间,他折服于史学社考古活动中陶片出土的奇妙感觉;欣喜于两岸大学生交流中所感受到的两岸青年间的认同感;怀念当初同学们一起聚餐时深夜里的疯狂合影与谈天说地。 欣喜之外,生活中还有诸多忙碌。他曾担任三年班长、文学院院报《湖畔》副主编、安徽大学史学社副社长、安徽大学青年艺术中心戏曲团副团长、2016级汉语言文学专业导生,还获得连续多年的优秀学生干部等等称号,伴随一串串职位和头衔而来的是被挤压得不能再可怜的时间与原地踏步的迷茫。“大一那段时间,真的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一直在原地茫然的黄汉像一只陀螺,原地继续着自己的眩晕感。结果,大一的成绩出来的时候,“感觉自己像被现实扇了一巴掌”,于是他在想到底自己想要追求些什么?大二一年,专业课、辅修英语及小学期课程,他一学年修了70个学分,满满的课表,让人喘不过气来的更进一步的忙碌,牺牲了他几乎所有的休闲时间。只不过,这次的忙碌是有方向的。功不唐捐,玉汝于成。大二之后,这个迷途少年渐渐地明白了自己想要什么、要走怎样的路。对文学的热爱——与时间成正比 时光总会打磨人的棱角,却磨灭不了黄汉对文学的挚爱。他的文学之爱启蒙于中国古典文化大家叶嘉莹先生,“书生报国成何计?难忘诗骚李杜魂。”“如来原是幻,何以度苍生”或许就是这样的文字启发了一个初中的少年对于“美”的最初感受。他不为文字的承载的历史意义,“只是没有由来的,文字单纯地写在那里,就是美的。”“诗歌对自己有情感上有照应时,感觉是幸福的、满足的。” 对古代文学的爱启蒙于诗书藏心的叶嘉莹先生,对于古典文献学的爱则是起源于西汉刘歆、刘向的国故整理。对文献学热爱到什么程度?三个学期连续选修文学院、文典学院和管理学院的文献学一课,只为单纯满足自己对文献学一门课的多方面了解。他还坦言,等大四考研结束后,最大的心愿就是去龙河校区整理文学院资料室。 在黄汉的身上,你会发现有一种独特的坚毅与热情。许多人用自己的好奇心的衰退为代价换来了成长,而黄汉不是,他对于对文学的爱却从未放下,就算再忙,去图书馆走走随手翻一翻书的习惯总是在的。坚守自己——要做迷茫时代的明白人 “黄汉是一个优秀的人,也是个特别的人。”周围的人如此评价。其实,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优秀是一种标准意义下的合群,锐利地展示个性不等于最终可以活成自己想要的模样。黄汉不是这种标准意义下的优秀,他有着自己的是非观,也有一颗矛盾的心。他的外表看起来活泼但内心却又是封闭的。“在路上看到一个人,我是不愿意打招呼的,会直接避开。”他纠结地谈道。他执拗于君子间淡如水的交际来往,不爱一个照面下的寒暄。 闲暇时,他爱清唱一曲《牡丹亭》,爱自己去操场上跑一跑,喜欢随时自言自语,喜欢在坐车的时候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去幻想,爱勇敢追求一切自己的心之所向,比如旅游,去看敦煌的风沙呼啸,去体验阳光在大漠里的灼烧,去看沉睡千年的壁画。他爱好一种有品质的闲逸,反对浮躁心态下对于美的细节的忽视,“学生还是要有一种仰望星空的能力,匆忙赶路的人太多,却少有人驻足,无论是看星空也好,还是晚霞也好。”就是这样一位少年,翩翩风华藏于身。希望在这个浮躁的年代里,这个文院的少年总会寻找到自己的静谧角落,做那一个仰望星空的人。(作者:徐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