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2017年归档)3月17日,上海交通大学人文学院教授、当代中国文学与文化研究中心主任、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理事何言宏老师来我院作《论二十一世纪以来的中国诗歌》的学术报告,报告会由文学院副院长王泽庆主持,文学院院长吴怀东和我院部分本科生参加了报告会。 何老师首先向大家简要说明了安徽与现当代诗歌的渊源,接着,他开始介绍二十一世纪以来有关诗歌的两种观点并发表了自己的看法:“有些人认为,二十一世纪以来的中国诗歌并没有出现太好的诗人和作品;有些人则认为,二十一世纪以来的中国新诗进入了一个新诗史上少有的黄金时代,诗歌逐步走向复兴。我个人认为,从诗歌个体来看,它的影响力可能比不上上世纪八十年代,但从总体上看,它还是以其独特的风格和诗歌成就开辟了一个新的时代。”何老师随即提出,这一新的时代也可被称为“诗歌时代”,二十一世纪以来的中国诗歌,有着自己的历史前提和社会背景,2001 年的“911事件”引发了全球格局的历史性巨变,世界范围内的冲突与紧张被文化的层面所代替,而从诗歌史自身的历史演变与发展逻辑来看,1999 年的“盘峰论战”提出的很多重要问题,推动着中国诗歌的转型。“所以说,无论是从外部性的历史语境,还是从自身的历史逻辑来看,二十一世纪以来,我们的诗人和诗歌界的广大同仁一起,共同开辟了一个新的‘诗歌时代’。”何老师总结道。 随后,何老师就“诗歌体制”与“诗歌文化”两个方面对二十一世纪以来的中国诗歌进行更深层次的讲解。他通过对比老牌诗刊与民间诗刊的差异,引出对二十一世纪以来中国诗歌独特体制的阐释:“一方面是以中国作家协会和各省、市、自治区的文联与作协为主干的官方文学体制,它们的影响一直很巨大。另一方面,当代中国的诗歌界,还存在着一种‘亚体制’。但是,近来官方性的诗歌体制和亚体制在各自运作的同时,经常会走向合作,以至于在诗歌界,近乎形成了一种‘混合体制’。”在阐明诗歌体制后,何老师开始讲述近年来诗歌文化的发展。他首先介绍了一种典型的诗歌活动即“诗歌节”,并抒发了自己亲身参与“诗歌节”的感受:“很多诗人不远千里、鞍马劳顿地去参加一个诗歌节,往往就是为了一两首诗的朗诵。这种似乎让人有点不可思议的行为与现象,实际上更让我们感觉到诗的珍贵。”何老师表示,类似“诗歌节”这样的诗歌活动,不仅让人们感受到诗歌魅力,更为二十一世纪以来的中国诗歌注入了活力。同时,他也提出包括印刷文化和网络文化在内的媒介文化,使诗歌文化呈现出一种前所未有的景观,这也是二十一世纪以来值得关注的诗歌文化现象。 当谈及二十一世纪以来中国诗歌的变化时,何言宏老师说道:“相较于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的中国诗歌,二十一世纪以来,中国诗歌的精神和美学都发生了新的变化。以我个人的观察,以下几个方面的精神向度尤其重要:一是历史向度。二十一世纪以来,有不少诗作如柏桦的《水绘仙侣》、翟永明的《鱼玄机赋》等,诗中描绘的场景各有不同,表达也是不同的历史感受。二是现实精神。二十一世纪以来的中国社会发生了很多变化,具有较强社会意识的诗人们都纷纷去感应、书写甚至介入这些变化。三是日常意识。食指的《家》、李少君的《抒怀》等很多篇什,都专注于日常生活,让读者充分感受到那些‘高于’、‘低于’或者是‘深于’生活的东西,具有很丰富的精神指向。”除了以上三个精神向度外,何老师还解释了生命意识、女性意识、本土情怀、流散意识等其他重要的精神向度,并分析其出现的原因以及对中国诗歌发展带来的影响。 在现场互动环节,同学们积极发言,与何言宏老师进行交流。其中来自15级汉语言文学专业的刘思博同学提问道:“古代诗歌对格律等方面要求比较严格,在进行现代诗创作的时候是否也要遵循这些要求呢?”何老师耐心地回答道:“诗歌重在情感,如果一首诗歌能够传达出情感,那么无论它是否遵循了格律方面的准则,我们都可以将它看作一个好的作品。” 最后,王泽庆老师对此次讲座进行了总结:“何老师对新诗具有独到的见解和看法,他为我们带来了关于二十一世纪以来中国诗歌的第一手资料,相信通过这次讲座,同学们对二十一世纪以来的中国诗歌都有了更深入的了解。” (作者:韩昕颖 摄影:韩昕颖) 责任编辑:孙瑾娴 郑孙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