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2017年归档)望江行 ——记我的第一次方言调查学习 刘嘉倩 2014汉语国际教育 今年寒假有幸跟着我们院的栗华益老师去了望江做方言调查实习。我应该是最迟报名的,当初放假就飞奔回家的冲动让我有所犹豫,但学习这件事怎么能不牺牲点呢。出发前把打印好的资料放进自己鼓鼓囊囊的背包里,内心里也盛满了欢喜,开心程度一点不差于当年要去春游的小学的自己。 在客运中心汽车站的“网友见面会”,让我对老师和同行的学姐学长同学都有了进一步了解,13位同行者中有本硕博的学历跨度,也有不同专业不同院系有不同学校的跨度,我们叽叽喳喳地聊着天似乎有说不尽的话,仿佛车子再晚点1个小时也不在意,但这种兴奋劲很快就被车上3个小时的路途颠簸磨灭,到达望江时只剩叹一口气:“天都黑了呀。” 10号上午我们早晨从宾馆出发,天刚亮,空气中湿气大得像随时要下雨,有点凉。栗老师在前方拿着手机导航引路,嘱咐我们少说话注意走路,我们就两两结对一节一节的跟在老师后面朝目的地走去。县城的经济并不是特别发达,街道两旁的楼层不高,楼体大多呈现岁月的灰白色。“唰唰”的扫地声吵不醒睡眼惺忪的望江,但早上7点半的早餐香味一定能。热腾腾的牛肉面能维持一上午的能量支出,一口咬半边汤汁立马溢出来的汤包,香酥可口的烧饼,排列整齐的粑粑……可惜老师的步伐总是太匆匆,我们只能对路过的美食看一眼,口水一咽,具体味道只能由自己想象了。 我们先是去了望江县人民政府,找到了事先联系好的望江县的文联主席,再由他带我们见到了我们的发音人方秀庚老先生。记音前是简单的交流,主席和方老伯都很热情,见识也很丰富,给我们介绍了望江县的的地理概况、方言的种类和历史发展轨迹,相对于网上搜索的资料,这些面对面的交谈让我们对望江县让我们更真实、具体地了解了望江的方言,也让方老伯明白我们的任务是为了保护方言保护当地的文化,他知道后也表示将尽可能的为我们提供相应的支持。我们很多人都是第一次学习记音,而我作为一个广西人就更难听懂对当地的方言,同行的张进平学姐就是望江人,她可以在一旁为我们做解释补充。刚开始的记音场所是在一间宽大的办公室里,长O型的会议桌使得每个人与方老伯的距离都不同,为了照顾我们老师一开始把速度降低不少,方老伯发音也尽量的大声、清晰,听音时我们都将身体前倾伸长了脖颈,尽可能凑前去听清楚他发音的每个细节,当分辨不出来时会皱着眉歪着头再模仿发音细细体会,有捉摸不定的时会向老师提出疑问,或者与身边的同学轻声交流。没有了平时的嬉笑打闹,这时候每个人都是严肃认真学习的样子。 中午去吃饭时下了点小雨,忽然感觉头顶上的雨伞雨滴声加重了,手伸出去感觉到一粒粒的砸在手上,我叫到“下冰雹了!”,被同行的伙伴取笑道说“这顶多是雪子,还没到冰雹呢。”嬉笑一会,哈着白气便继续跟上前面同学的步伐。一顿热饭菜下肚,感觉身子也暖和不少。吃完午饭大家抓紧时间回到会议室进行短暂的午休后又开始抓紧记音任务的进行。 随着与方老伯记音合作的时间越长,方老伯显得更加放松,习惯用当地话与我们的普通话进行交流,时不时还为我们补充相关的当地文化,这是方言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比如蝉他们叫“家拎”,刮锅底当地的说法是“刮锅烟子”,鞍在“马鞍”和“马鞍山”中的读说法是不同的等等,这些都是我们平时常接触的事物,但其中隐含的却是最有特色的当地文化,我们常常说要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但是却忽视了眼前这一份最珍贵的宝藏,这怎能不让人感到可惜。方老伯已是将近70的高龄,在望江县生活了几十年的他能说出望江的“土话”,但问道很多现在年轻的当地人,他们大多在外求学工作,普通话、英语成了他们最常用的语言交谈工具,“土话太土了,不好意思在外面说。”这是他们常常用来拒绝说家乡话的理由。想到这些我也感到惭愧,因为我也有过这样的想法,作为家乡特征之一的家乡话不是我们觉得与别人与众不同,值得骄傲之处,竟变成了我们感到见不得人的地方。这实在值得我们反思,保护文化不应该只沦成一句空口号。 晚上回到宾馆,与老师同学们一起整理、录入材料后,躺在自己房间的床上浑身已经没有力气再做任何动作,但脑子还在不断地转,“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在书上得到的知识没有经过实践考验不能算作自己真正的知识,平时如果是马马虎虎地学习,知识桥梁就像纸做的般,经不起任何实践的敲打。我相信学习从来都不是一件能够轻松的事,但只要用心下去学,一点点的进步也能成为自己继续学下去的动力。 “想要寻找功名利禄就不要进入方言调查,这条路是为做好吃苦的准备的。”这是栗老师一次在饭桌上和我们谈到的,当时这句话引发了我的不少思考。栗老师常年在外做方言调查,经历的风雨、承受的压力肯定远比我们受到的多得多,但经历的再多的不如意常是一句话轻描淡写的当作笑话向我们一带而过。全国在一起做方言这项工作的人也许不多,但他们都是默默行走在乡村间,寻找保存最纯正乡音的老人,与多数的科研活动不同,方言科研需要智力与体力劳动的结合。但又有什么工作是不需要智力与劳力结合的呢,曾经听过一个人说做科研就像在黑暗中洗衣服,你抓住一件衣服在拼命洗,过程中的辛酸没有人能体会,你也不知道是不是能把衣服完全洗干净,但庆幸的是只要你确实付出了努力,天亮后总能看到衣服的干净。 虽然我只参加了短短几天的方言调查实习,但无论是专业知识还是感悟都收获了不少,重要的是了解到方言工作者的不容易,“梅花香自苦寒来”,相信辛苦的工作总有回报的那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