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2017年归档)并非全新的体验,却是别样的感觉 ——记望江县方言田野调查 沈 武 2017年1月9日,在栗华益老师的带领下,一行十四人(包括本硕博13名学生)从合肥赶赴望江,准备开展为期五天的方言调查。 此前,我已参加过2016年夏季赴池州市青阳县新河镇的方言田野调查,所以在这一次的调查团队之中,我算是有调查经验的成员之一。然而两次的感觉却不尽相同。上一次,更多的是一种新鲜劲儿;而这一次,我才真正学到了一些在方言田野调查中应该要学到的东西——不仅仅是记音的技能,还有为人处事的道理。一言以蔽之,方言田野调查并不是一项简单的工作,须用心、用脑,精神饱满,目光敏锐,灵活变通,只有真正把它当件事儿来看待,你才能从中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一 初临望江城 经过近三个半小时的车程之后,我们于当日下午5时一刻许抵达了望江汽车站。一下车,便遇一阵冷风扑面而来,感觉像是深冬的望江给我们行了个大礼。有时候想想,人与自然似乎能来个完美对应。比如,人生也有春夏秋冬。不过,造化之春夏秋冬最多只能给人以感官的刺激,人生则不同。拿这冬天来说,凛冽的寒风大多让你一阵寒战,若是你疏忽,没能武装好,那就皮肤皲裂,而一旦春风送暖,万象更新,又是满面桃花,找不到半点儿冬日肆虐的痕迹。人生一旦步入冬天,你便弱不禁风,一不小心,就可能被弄得遍体鳞伤,就算能够复苏,也是伤痕累累,不可触碰。所幸,冬天只占四分之一。 十四人走在这座小城的街巷,拖着行李箱,背着鼓鼓的包,提着大大小小的袋子,立刻成为一道靓丽的风景线,时时引来回望。只是我们无意为风景,倒想领略这座城市的美。望江是古雷池之地,距长江仅几公里之遥,若是调查之后还有时间,兴许我们还能凭吊古迹,与那浩浩长江来一次零距离接触。 步行大约半小时之后,我们找到了提前预定好的宾馆。短暂休息过后,我们就近找了一家餐馆就餐。就餐以前,老师强调了调查期间的纪律、注意事项等。其实,一次调查实习就是一次野外课堂,能在轻松愉悦的氛围中学到很多东西,远比在教室的几堂课学的丰富、鲜活。就餐过程中,老师时不时地跟我们讲一些理论或非理论的知识,大家学习、讨论和交流,受益颇多。 二 望江之声 10日上午8时一刻左右,我们来到望江县政府办公区,调查将在这里进行。我们首先找到了望江县文联主席任春松,老师就是托他找的这次调查的发音合作人。经老师介绍,我们才知道他是安大87届哲学系校友,气氛瞬间融洽了。任主席早已给我们准备好了一间宽敞的办公室作为调查场地,并随即带我们前往。随后我们了解到,主席虽然公务繁忙,却一直保持着文人的创作习惯,而且还做着望江县语言文化的挖掘和保护工作,实在令人敬佩。在随后的几天,主席一有时间就会到我们的调查场地,而且还常常加入到发音问题的讨论之中,中场休息的时候,与大家亲切交谈。 大约十分钟之后,发音合作人方秀庚到了,调查工作随之开始。方大爷是土生土长的望江人,现居华阳镇龙湖社区,71岁,精神状况良好,牙齿健全,头脑清醒,很适合做发音合作人。接下来,我们便从声调开始调查语音。 望江方言属于赣语,但内部却有差异,比如城东和城西就有不同,而且彼此还分得很清。就方大爷的望江话而言,有五个声调:阴平[213],阳平[334],上声[32],阴去[35],阳去[324]。全浊上归阳去;清入和次浊入归阴去;全浊入归阳去。阴平[213]有自由变体[223];上声调值介于[41]与[32]之间,处理为[32];阳去调值的实际音高介于[213]与[324]之间,处理为[324]。声母20个,分别是[p] [pʰ] [m] [f] [t] [tʰ] [n] [l] [ʦ] [ʦʰ] [s] [ʨ] [ʨʰ] [ȵ] [ɕ] [k] [kʰ] [ŋ] [x] [∅]。九=酒,即不分尖团。韵母45个,包括[ɿ] [i] [u] [y] [e] [ɛ] [ᴀ] [ɑ] [ɔ] [o]10个单元音韵母;[ie] [ye] [iɛ] [uɛ] [yɛ] [iᴀ] [uᴀ] [yᴀ] [iɔ] [io] [eɪ] [ueɪ] [yeɪ] [ᴇʊ] [iᴇʊ ][æɪ] [iæɪ] [uæɪ] [yæɪ]等19个复韵母;[œn] [ᴀn] [iᴀn] [uᴀn] [ən] [in] [un] [yn]等8个前鼻韵母;[ɑŋ][iɑŋ][uɑŋ][yɑŋ][oŋ][ioŋ]等6个后鼻韵母;[iẽ] [yẽ]两个鼻化韵。[o]与[io]的 o舌位较低,介于o与ɔ之间;[uᴀ]中的ᴀ舌位较后;[ɑ]舌位较前较高。这就是望江方言的声韵调情况,到十日下午4点半左右调查完毕。 从11日开始,调查换到方大爷所居的龙湖社区进行,至14日上午,单字部分全部完成,也就是说,我们顺利完成了原定的调查任务。对我来说,节奏虽快了一些,却也基本跟得上。想想上次,整个调查过程动则落后几拍,而且准确率还很低。这一次,我算是完成了自己的预期目标了吧。 三 回顾与反思 任何一件事,永远不可能只是肉眼所见的事情本身,方言田野调查也一样。作为实习者,我们所经历的只是调查活动中间环节的一个部分。在调查活动开展之前,需要有充分的准备;调查之后,得整理、分析调查材料;而在调查之中,也不仅仅只是记音,还要记人、记事、记风土。 (一)调查前的准备 准备包括备人和备事,而备人尤重。 首先是备己。方言田野调查可以说是一个的程序,要读懂和利用这套程序,不熟悉它的代码肯定是行不通的;而要熟悉它的代码,则须必要的音韵学、方言学、文字学等学科的知识储备,非此不足以胜任调查之工作。与上一次相比,尽管我有明显的进步,但仍有很多不解,比如找比字。无论是声调还是声母或韵母,老师常常会找一些比字。我只知道找比字是为了确定声、韵或调,至于什么时候该找比字、为什么要找那些比字、怎样确定比字,我则不甚清楚,尚待进一步学习才能解决。虽然老师说只需控制变量,然而,要我自己来做的话,还非得下功夫准备不可。 如果说知识储备是软件的话,身体的储备则是硬件。没有硬件的支撑,再好的软件也无法正常发挥作用。方言田野调查既是一个脑力活,又是一个体力活,所以健壮的身体尤为重要,这就需要良好的生活习惯——这也是需要长时间准备的。 然后是备人,也就是发音合作人。之前上栗老师方言学课的时候,老师就反复强调发音合作人的重要性,两次调查之后,我深切地体会到了这一点。上一次就是因为发音人的缘故,导致调查过程出现一点波折。而这一次,发音合作人方大爷不管身体条件还是精神状况都很好,态度也始终如一,而且知识渊博。我们每天都不得不很早就结束调查,之所以能够顺利地完成调查任务,这也是一个重要的原因。 最后是备事。其实备人之前先得备事,备事的一个目的就是要备人。这虽是整个过程中最边沿性的工作,却也有它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先要确定调查点,然后与当地政府或组织联系,因为寻找发音合作人离不开当地政府或组织的帮助和支持。另外,事备得好不好,一定程度上决定着调查场地的好坏,也可能影响调查者的饮食和起居。这一次虽没有像上次那样下乡,少了一些趣味,却要方便许多,都不用乘车,为调查节约了不少时间(当然,这还跟调查季节有关)。 (二)调查中的状态 调查过程需要全身心投入。这种野外式的课堂其实并不轻松,基本上每分每秒都得保持紧张的状态,容不得你开小差,因为一不小心就可能掉队。只有用心听,才能辨得清、记得准,才会有坚持自己的可能。 当然,这只是记好音的必要条件。调查过程中,可能会出现发音人前后不一致的情况。方言调查不能评感觉,发音人对自己的发言最有说话的权利,必须尊重发音人。但是,如果出现发音人前后不一致的情况又如何处理呢?其一,发音人也有可能犯错误;其二,前面的可能记得不准;其三,可能是变体或者特殊情况。到底属于哪一种,需要调查者反复听,仔细比对才能确认。若是第一种情况,则最终还是要发音人来确定。如记得不准,则需要改动,这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事,尤其需要谨慎。比如,在记声调时,上声的调值被定为[32],而在调查单字过程中,发现更像是[31],所以老师最终决定将[32]改为[31]。要是最后一种情况,则要有补充或是特殊说明,因为前面所确定的,只能代表一般规律,并非所有的情况都符合一般规律。这一次就有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少数入声字的声调为阴平[213],这就与“清入和次浊入归阴去;全浊入归阳去”的规律不符。处理好这三种情况对方言调查尤为重要,这就要求调查者不仅要尊重发音人,还得随时保持清醒的头脑,这是日后拿材料做研究的必要保证。 (三)调查后的材料整理 调查只是一个手段,最终的目的是要做研究,而调查与研究之间的重要一环就是对材料的整理和分析。对于研究者来说,未经整理和分析的材料只是一堆死材料,毫无价值;而对于方言调查实习者而言,这个过程也是一个重要的学习过程,一个理论与实际相结合的过程。白天调查结束后,晚上带领我们整理材料的过程中,老师会跟我们讲一些相关的知识,分析一些相关的现象,这样的学习效果显然是事半功倍的。五天不到的时间,想要学会方言调查的一切显然是不可能的,但两次的不同体验让我明白:做研究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只要自己愿意,充分准备,全身心投入,成果总是会有的。当然,我知道未来的路并不好走,但人在路上,每走一步都是前进,风雨兼程又如何?人生的精彩不正在于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