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2017年归档)走访雷池古城 寻觅地道方音——安庆市望江县方言调查随笔杨 阳2017年1月9日至15日,安徽大学文学院栗华益老师带领本硕博学生一行共计十四人,到安徽省望江县开展汉语方言田野调查实习。望江县地处安徽、湖北、江西三省交界处的长江水道黄金地段,人文荟萃,历史悠久,成语“不越雷池一步”即来源于此。此次调查地点位于望江县华阳镇,方言系属赣语怀岳片。这是我第二次跟随导师参加方言田野调查活动,去年暑期青阳县田野调查让我对田调从陌生到熟悉,在校期间方言学的调查课程与沙龙也有过几次,到第二次做田调,依然会有一些新的期待。能组建一个新的团队,认识新的调查伙伴,能了解一个陌生地方的语言与民俗文化,很多东西总能在每一次调查经历中自然获得。我们这次调查的前期准备工作还算充分,不管是团队的组建,成员的分工协作,国际音标的学习和掌握,文献资料的查阅还是调查点的筛选,都投入了很多时间,也算是给调查的顺利启动打好了基础。1月9日下午2点,我们在合肥客运中心站坐上了直达望江县的大巴,历经三个多小时的车程,抵达目的地望江县华阳镇。刚下车,耳边听到的都是望江本地话。作为一个赣语方言区的同学,我的家乡太湖县与望江县比邻而居,因此对于望江话我是十分熟悉的,与当地人方言交流起来没有障碍,这让我对当地多了几分亲切。10日上午八点二十分大家一同抵达望江县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办公室,和蔼可亲的文联主席任春松先生接待了我们。望江文联为我们此次方言调查寻觅发音合作人,提供大会议室,帮助颇多,在此深表感谢。交谈一番得知,任主席是我们安徽大学的校友,大家都倍感亲切。他耐心地向我们介绍望江县城概况,当地的风俗文化,以及文联对于望江方言与文化的保护工程和建设。我们得知了“雷池”地名的渊源以及历代文人墨客驻足流连留下了不少赞美雷池的不朽篇章。相传,晋文学家陶渊明任彭泽县令时曾游览雷池岸边的桃花滩,寓居几日,被桃花滩的胜景所陶醉,留下了千古绝唱《桃花源记》。陶公眼中的雷池岸乃世外桃源、人间仙境。为纪念这位伟大的诗人,人们便将“桃花滩”改为“陶寓滩”,其所在村名为“陶寓村”(今望江县华阳镇陶寓村)。望江文联对于地方文化宣传和保护,对于地方的文艺工作事业做出了突出的贡献。等待片刻,我们见到了此次调查的发音合作人方秀庚老伯,方言调查也随即开始。首先栗老师询问调查点的概况,了解并记录了望江的基本情况,包括人口、方言分布、少数民族语言、地方戏曲等。据介绍,望江县汉语方言的分布大致分为六个区域:城关区、太慈镇、长岭镇、鸦滩镇、高士镇和赛口镇。望江县是一个移民县,汇集九省十三县人,县城位于华阳镇,旧称为“雷阳镇”,意为“雷池之阳”,县城话一般称为“街上话”,城关范围以外的被称为“乡下话”。望江当地戏曲最有特色的是“龙腔”,是望江县黄梅戏唱腔的统称,是黄梅戏最具特色的传统唱腔之一。上世纪二十年代末由老艺人龙昆玉、龙甲丙父子长期在流动班社巡演于望江农村后山一带,凸显出望江方言,低沉委婉,自成腔体,被老百姓普遍接受,被称之为“龙腔”并广为流传,成为黄梅戏艺术宝库中一颗璀璨的明珠,现已列入安庆市级“非遗”名录。音乐上,“龙腔”不仅汲取了安庆地区的青阳腔、徽调,还揉入了望江本地的民歌和哭丧调,具有独特的地方韵味。随后,栗老师对发音人方老伯的个人及家庭基本情况进行了询问,并指导我们进行详细的记录,包括个人信息、主要经历、日常主要使用的语言、父母亲的籍贯和所使用的语言等,并着重记录发音人从小学开始的就学情况。接着栗老师带领我们开始了对发音人音系的调查,这也是整个方言调查中最为复杂、具有价值的部分,音系调查分为声调、声母、韵母三部分。在调查中发现,华阳镇方言保留了5个声调,平分阴阳,全浊上归去,去分阴阳,清入、次浊入归阴去,全浊入归阳去。先把声调的调类描写出来,之后就是定调值,这也是记录声调里最难的一关,老师带领我们逐字分析,比较各调值之间的细微差别。然后是声母、韵母的调查,此次的赣语相较于第一次田调的宣州吴语,声、韵母都相对简单。声母部分比较有意思的是来自知庄章的ʨ组有时近舌叶音,但舌叶音的性质又不明显,韵母部分比较复杂,老师和同学们根据发音人开口度的大小来讨论和确定韵母的类型。在调查过程中我们发现,同处一个县城,华阳镇城东音清入和清去有别,城西音清入与清去合并,这反映了方言的社会分层中一个音类差别的现象,值得深入的调查和研究。下午我们便开始了单字音的调查记录,根据方言调查字表的顺序来展开。发音人方老伯现在是一名社区居委会的图书管理员,虽年过七十,但身体素质相当好,理解能力较强,思路清晰,并且文化程度比较高,拥有着广泛的知识面,认识很多方言字表中的生僻字,有时还给同学们释义,着实让我们这些学生敬佩。晚上回到住宿点,老师细心地给我们讲解如何整理音系,音系整理出来后,再教我们如何整理音系表中的例字,每一个例字的摆放和顺序都有其特定的意义。最后我们把例字填到了后面的单字音调查表里,以便于后续调查的方便。音系的整理为后面的字音、词汇、语法的调查奠定了整体的基调,而后面字音的调查也是在进一步核实音系并为其作出补充。11日到14日上午,我们跟随老师一起调查完了一本方言调查字表,每个学生都从头至尾记录一遍字表,对声韵调归纳、音系整理与字表3818个字的录入有了一个完整的认识,这是难得可贵的。在字音的调查中,我们进一步地完善了音系中的韵母表,为其补充例字,并且增加了几个在音系调查中没有调查出的韵母。声调的部分,在多次斟酌和讨论后,老师和同学们一致把音系调查中确定的上声[32]更改为[31],更改后更为妥当。同学们白天跟随老师调查、学习,晚上各自整理、核对材料,整理材料也是一个让我们学习和思考的过程。12日望江电视台来到我们记音现场拍摄,采访了文学院栗华益老师和调查实习团队学生之一刘嘉倩。他们对着镜头,谈了一些对于此次汉语方言田野调查的感想和收获。和上次青阳田调不同的是,我们这次联系到望江本地人也是我的研究生同学张进平做我们的向导,这给我们的调查工作减少了不少困难,也少走了不少弯路。张同学与发音人方老伯用望江本地话交流,可以更好地引导发音人说出所谓的“土话”,让我们在他们对话的过程中提取活的语料。 单字音调查结束后,开始进行词汇的调查和记音,这次调查的前期准备工作中,我们查阅文献资料和望江县志,为词汇调查做了充足的准备。老师在调查中告诉我们,记音需要尽可能准确,在听音过程中遇到特殊的发音都要养成随手记的习惯,这一点在词汇调查中也尤为重要。在词汇调查中会询问出一些当地的特色词汇、谚语或儿歌以及和当地民俗文化相关的词,除了记下音标外,在备注说明栏里也要尽可能补充详细的解释。词汇调查本身像一个无底洞,洞里有着无穷无尽的资源。询问词汇不单纯局限于词表上的条目,突出当地特色词,补充文化词,这应该是词汇调查比较理想的状态,也需要我们善于从生活中发现,从自然中获取。 由于寒假调查时间比较紧缺,发音人方老伯因为过年家中忙碌实在无法抽身,我们此次田野调查只给词汇调查部分开了头就结束了。我们也与方老伯约好,年后再去望江把后面的词汇、语法部分调查完整。15日中午,我们返程回到合肥。 参加了两次的方言田野调查实习,我最喜欢的是大家围坐一圈记音、讨论的时刻,导师和学生坐而论道,从学术到人生都给与指导。同侪之间朝夕相处,一个星期里培养的感情、建立的信任、达成的默契,都是在学术水平提高之外的极大的收获。在调查中我们也感受到了发音人方老伯正直、善良、真诚的为人品质,值得我们好好地学习。 方言总是具有一种灵性,让每个使用它的人都沉浸在柔婉的氛围里。方言是一根最具个性的标杆,深深地插进一个村庄,一片地域,从而划出自己的势力范围。方言中的每一个词语,每一句话,就像一条纽带,把一种血脉延续成了千年的风流,让这里的空气弥漫出久远的清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