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2016年归档)12月13日晚7:00,题为“台湾文学的定位与诠释权的争夺”的讲座于安徽大学磬苑校区博学北楼A105教室顺利举行,本场讲座由中国新文学学会副会长、世界华文文学研究所所长、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古远清老师主讲,文学院副院长王泽庆教授担任主持,众多学生慕名而来。 通过与安徽大学广播台播音员王笑涵同学聊天的形式,精神矍铄的古远清教授展开了一场寓教于乐的讲座。古教授深入浅出地从台湾文化的定性、政党文化、教育文化、媒体文化、选举文化和文化诠释权的争夺这六个方面剖析了台湾当下的文化与政治。他在讲座中展现的广博见闻、不时迸发的如珠妙语和对前沿话题的精彩点评深深地感染了在场的每一位听众。(古教授演讲) 讲座伊始,古远清教授幽默风趣地介绍了自己:“香港岭南大学客座教授——暂时的;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永久的;中国新文学学会副会长、特聘教授、博导评委——都是挂名的。”这种令人耳目一新的自我介绍展现了古教授独具一格的风采。接着,古教授与同学们分享了他的新作《百味文坛》中《钱理群与“狗”》的一则故事:吴组缃教授通过询问“吴组缃是‘人’还是‘狗’”的问题来启发学生的思想。当时尚为学生的钱理群深受吴组缃的影响,成为了一位以思想解放著称的名教授。由此,古教授引用陈平原的话指出中国的大学教授可分四类:第一类是有学问又好玩;第二类是有学问不好玩;第三类是好玩学问不怎么样;第四类是既没有学问又不好玩。同理,古教授又引用台湾诗人余光中的名言,以妙趣横生的范例指出朋友可分四种:一是高级而有趣的人;二是高级而无趣的人;三是低级而有趣的人;四是低级而无趣的人,并指引同学们与“高级而有趣”的人交朋友。 在关于台湾文化的研究方面,古教授满怀深情地说到:“两岸同胞吃的是米饭,用的是筷子,过的是中秋,写的是中文,所以台湾文化一定是中华文化的一部分。”他对中华文化始终秉持着一颗赤子之心,坚信台湾文学不可能脱离中国文学的母体,就像台湾一样,终有一天会回到祖国大陆的怀抱。随后,古教授以丰富的人生阅历与同学们分享了台湾的文化,与同学们共同朗诵了余光中的名作《拜托,拜托》,帮助同学们进一步了解了当前台湾选举文化乱象丛生的现状。 之后,古教授又对台湾的教育文化和媒体文化进行了自己的解读。在谈到文化诠释权的争夺时,古教授严厉地批判了高举“台湾作家不用台湾语文,却用中国语创作,可耻”大字报的蒋为文,强调“文字台独”是十分荒谬的。针对究竟是由台湾还是大陆代表中华文化的问题,古教授分析指出,这是一个伪命题,两岸在保存中华文化方面各有所长,应相互学习,取长补短。最后,古远清教授寄予同学们“三个希望”:读一本终身难忘难忘的书;邂逅一位“高级而有趣”的异性学霸;结识一位“有学问又好玩”的教授。博文强识的古远清教授妙语解颐,嬉笑怒骂皆成文章,受到了同学们的热烈追捧。在现场互动环节,同学们积极发言,与古教授进行交流。其中高玮楠同学提问道:“中国文学史是否可以适当地增加关于台湾文学的内容?”古教授耐心地回答:“文学史涉及台湾文化尚不多,确实可以适当增加优秀台湾作家的优秀作品。” 最后,王泽庆教授进行了总结。他说,古教授创新地通过对话的形式展开了本次讲座,给同学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使同学们获益匪浅。希望同学们可以学习古教授的创新精神。通过古教授的讲座,我们同学更加深刻地认识到了台湾文化是中国文化的一部分,台湾文学是中国文学的一部分。如果同学们对台湾文学感兴趣,可以在阅读相关书籍的基础上同古老师切磋交流。 晚上8:30,伴随着热烈的掌声,《台湾文学的定位与诠释权的争夺》主题讲座圆满结束。(郜叶敏、孙瑾娴、郑孙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