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2016年归档)7月8日下午2:00,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章启群做客安徽大学,应邀于博学北楼A103教室召开《美学与当代社会》主题讲座,安徽大学文学院副院长王泽庆担任主持,文学院众多学生慕名而来。 首先,王泽庆院长简要介绍了章启群教授的学术成就与学术著作,并对他的到来表示热烈欢迎。随后,章启群教授直入主题:什么是美学?“‘美学’这个词,在19世纪末以前是不存在的。英文单词aesthetics最早是从希腊语aisthesis翻译而来,而德国著名哲学家鲍姆嘉通在1750年创作的《aesthetics》是世界上最早的美学著作。从构词的角度看,当时已经存有表示感性的单词sensus,可为什么鲍姆嘉通不采用现有单词表示美学,而要从希腊语中借词创造呢?众所周知,sensus表示感性,带有一定的感觉意识。而美学,在一定程度上需要依靠感性,但并非是纯粹的感觉论,这便是美学的核心思想。”章教授解释道。接着,章启群教授引用莱布尼斯的理论,对人的感性认识与理性认识进行了深度剖析,并列举了美学的研究对象与相关文学作品,阐述了美学像理性认识一样清晰,却又不可用具体概念表达的特点。 短暂休整之后,章启群教授从地域的角度,对美学进行了阐释:“一定程度上来说,人类的现代文明是近代西方学术演化的结果。西方学术体系除了武力扩 张、军事霸权,以及世界经济一体化等外在的因素外,本身也具有明显的优越性,它解释对象世界的思维总特征是解剖学的,把全部世界包括物质世界和精神世界分门别类,设立专门的学科,对每一类的对象进行研究。而中国美学就与西方美学大相径庭,如果将西方美学比作油画,那么中国美学则像山水画,二者在研究对象与意识形态方面均不相同。”紧接着,章教授对比了《荷马史诗》中的《伊利亚特》篇与《烽火戏诸侯》两部文学作品,分析了中西方之间美学价值观的不同。 在谈及美学的本源问题时,章教授表示,西方美学提出的根本问题都是全人类的一般性问题,它们构成了美学作为一门学科价值存在的根据。建构一般的普遍意义上的美学理论,必须沿着一般的即西方的美学理论进行思考,提出新的问题,开掘这些问题的深度,论证问题的意义,从而形成新的理论体系。随后,章启群教授从学科性质角度指出,美学是哲学的分支学科,而非艺术学的分支学科,没有哲学的基础,美学研究不具有科学性。“美学研究并非仅仅停留在美的事物的外在构成,而是一种先验批判。”章教授强调道。 最后,章启群教授从范式与材料两个方面分析了中国美学史料学与“四部之学”,并针对部分同学的问题进行解答。 下午5:00,《美学与当代社会》主题讲座在全场热烈的掌声中圆满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