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2016年归档)7月7日,“重思汉文化圈:汉字书写在东亚文化中的运用之批评性考察”主题讲座于安徽大学博学北楼B113教室顺利召开,美国莱斯大学教授钱南秀应邀担任本场讲座的主讲人。安徽大学文学院副院长吴早生担任主持,文学院众多学生到场聆听。 下午2:15,讲座正式开始。“汉文化圈指位于东亚,包括中国、日本、韩国、朝鲜、越南等一片广袤的区域。汉语或文言曾是这一区域官方、正式的书写语言,大量汉文典籍因此产生,为后世了解这一区域的历史文化提供了丰富的资源。然而遗憾的是,19世纪至20世纪,汉文化圈因世界动荡而终止,大量汉文典籍无人问津。而在当今全球化社会,研读这批篇秩浩繁的典籍,不仅可以加强对东亚文化形成之艰难过程的理解,亦可为世界其他类似文化的研究提供一定的思考方法。”钱南秀教授直入主题,指出了汉文化圈的历史影响以及重思汉文化圈的重要意义。接着,钱南秀教授以自己研究的一项重要课题“列女与贤媛:两种汉文化圈妇女历史书写在日本”为例,具体阐释了汉字书写在东亚文化中的运用以及汉文化对东亚文化的影响。 在简要介绍了《列女传》的书写背景以及主要书写内容后,钱教授指出,《列女传》对后世影响很大,这种列女传统发展到明清两代,很大程度上已经演变为对妇女的压迫。值得关注的是,在中国历史上,还有一种与之相对的传统,那便是贤媛传统。“贤媛传统主要赞扬敢说敢做、有独立思想和批评意识的女性,它的出现与‘魏晋玄风’密不可分发展到清末,逐渐成为女性变法的主流。”钱教授补充道。紧接着,钱教授简要讲述了《列女传》和《世说新语& 贤媛》中的几个典型故事,对比分析了列女传统和贤媛传统的不同特点。随后,钱南秀教授重点分析了中国列女传统和贤媛传统在日本的地位和影响:“德川时代,幕府深受儒家文化的影响,他们希望可以借此来巩固统治,而《列女传》也成为一种用来限制妇女的工具。”接着,钱教授展示了11部日本人模仿《列女传》著成的本朝列女传,她特别指出:“这11部典籍的书写文体不同,有些是用汉字书写的,而有些则是用汉字和假名书写完成。不同的书写载体服务于不同的阶层,也有不同的书写目的。比如,用汉字书写的列女传主要为立国史服务。而用汉字和假名书写的列女传则主要用于教化日本妇女,因为大多数日本妇女无法识别汉字。”与此同时,她以具体的文本为例浅析了不同日本作者书写的列女传的差异以及区别于中国列女传的日本特点。之后,钱教授举例分析了贤媛传统在日本的传播及影响。 最后,钱南秀教授总结道:“一个文体在进入别的国家以后会生根发芽,并且拥有自己的特点,而通过研读这些特点,比较中国传统在其他国家文化中的态势,我们可以对整个中亚文化圈有一个更全面的了解,这对于我们研究历史,开拓未来都具有重要意义。” 下午4:00,“重思汉文化圈:汉字书写在东亚文化中的运用之批评性考察”主题讲座在现场观众的热烈掌声中圆满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