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2016年归档)7月5日上午8:20,在博北B107教室,《新安晚报》记者杨胜应邀为我院2015级本科生授课,本次授课的主题为“近20年媒体形态的演变”。为了提高本科生的写作实践能力,丰富夏季短学期的学习生活,我院特开设系列新闻采写课程,此次授课亦在此范围之内。杨胜老师在本科阶段曾就读于安徽大学中文系新闻专业,上课伊始,站在讲台上的老师不慌不忙地向大家介绍自己“大师兄”的身份,提出要与同学们一起探讨媒体形态的演变。老师亲和的态度拉近了师生之间的距离,同学们也对这次的课程十分感兴趣,听得很是认真。首先,杨老师并没有直接按照枯燥的年代划分讲解媒体形态的演变过程,而是提出了三个时间点:1995年、1999年、2016年,并根据自己在这三个时间点接触到的媒体形态的情况,向大家说明媒体形态的演变过程及对不同媒体优劣的衡量标准。按照老师的介绍,1995年时他正在安徽大学读书,当时的主流媒体为报纸、电视、广播等;1999年间传统媒体与新媒体并行,是中国媒体大发展的黄金时期,报纸、电视、广播等类型的媒体也都有不同程度的发展,广播由于私家车的兴起得以“起死回生”;时至2016年,社会化媒体一统江湖。 课间休息时,老师与同学们进行了亲切的沟通。老师丝毫不在意年龄上的差异,走至最后一排便在座位上坐了下来,笑着与同学们聊天。从微信到微博,都是大家感兴趣的话题,老师还向同学们询问:“你们手机里平时都安装些什么软件呢?”并由此展开更多的交流。随后,老师就当下的媒体形态与同学们进行了探讨。老师提出了有关媒体发展的问题:“新媒体的盛行是否意味着传统媒体的消亡?”并就此提出了关于未来媒体形态的几点猜想。在讲解的过程中,老师透过报纸行业的表面现象,为大家剖析支撑其发展的内部原因。老师说报纸的市场价格很低,社会各个阶层都能消费得起。但是报纸行业的运营成本却高于卖出报纸的收益额,甚至每卖出一份报纸便增加一份亏损。大家都对老师描述的实情感到诧异,但是老师接着补充说:“为什么在新媒体的猛烈冲击下报纸没有‘死’呢?因为死的是纸,活的是内容。报纸的每个版面都值数十万,即使报社供养着4000多名送报员,即使卖报纸的收益还不够印刷成本,但是每年仍会有几千万的盈利。”此外,老师通过具体事例将中国的人力资源成本与其他西方国家进行了对比,说明了报纸行业依旧有很好的发展前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