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2016年归档)6月30日晚上7:00,“‘歌诗’传统与朱光潜的新诗‘声音解释学’”主题讲座于安徽大学博学北楼B213教室正式举办。本次讲座特邀安徽大学皖江学者特聘教授、重庆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赵黎明老师担任主讲人,文学院众多学生慕名前来,现场座无虚席。 首先,赵黎明教授简要介绍了本次讲座主题中的关键人物——朱光潜。其中,他着重强调了朱光潜幼时的教育环境和背景:“朱光潜自幼受到桐城派的熏陶,少年时期接受的教育对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随后,他根据朱光潜的生平,介绍了他创作的五个特点:第一、朱光潜经历了一个从旧文学转向新文学的艰难过程,尽管他成为了新文学成员,但桐城派以声取诗文的传统深深烙在其心底;第二、朱光潜对于西方美学述多而作少,建构性的因素相对少一些;第三、朱光潜在自己的著作《诗论》上投入的大量心血;第四、朱光潜的著作《诗论》中格律声调问题高踞核心位置;第五、朱光潜的解诗理论获得了当时学界的重视与认可,但是其声音中心这一新诗解释学则在一定程度上被忽视。 紧接着,赵黎明教授就中国“歌诗”与古诗声解传统展开了深入的剖析。他引用朱自清的名句:“诗言志,歌永言,声依永,律和声,八音克谐,无相夺伦,神人以和”,说明了中国有“诗乐不分家”的传统。与此同时,他提出:“诗和音乐如影随形,密不可分,声在传统诗歌中占有非常显赫的地位。”随后,他通过引用名言的方式佐证了自己的观点。“实际上,诗与音乐的关系,还不足以构成华夏诗学的独特面貌,在西方,诗与音乐的关系也源远流长。然而,从文字“声音”来辨别诗情真伪、品格高下,并以声调而对诗歌传统进行溯源及流、选择性继承的,却非中国诗学莫属,这便是中国以声解诗的独特传统。”赵教授补充道。 之后,赵黎明教授在中国传统诗歌的大背景下,举例论证了中国传统诗歌对朱光潜的诸多影响。针对古代“声诗”、“声解”传统在现代诗坛的断裂这一问题,赵黎明教授做了如下四点分析:首先,偏于口语的白话新诗造成了旧诗声音传统的断裂。其次,旧诗音乐性的缺失导致新诗失去“乐曲的基础”。 与此同时,现代阅读实践中若干偏颇也造成了声音的缺失:重看而轻读,造成了新诗的片面发展;片面追求静而忽略动美,导致诗歌的风格单一 ;重意义求索而完全忽略声音涵咏。除此之外,西洋诗的影响,也使中国现代白话诗失去了民族语言之根。 最后,赵黎明教授从重新认识声音节奏在诗歌中的地位、体认声音在阅读中的若干作用、保持开放的建构姿态等三个方面向大家详细介绍了朱光潜建构声音解释学的方式。 晚上8:45,在全场热烈的掌声中,“‘歌诗’传统与朱光潜的新诗‘声音解释学’”主题讲座圆满结束。 (孙瑾娴 郑孙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