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2016年归档)6月29日晚上7:00,中国文字学会会长、安徽大学文学院教授黄德宽应邀于安徽大学博学北楼B113教室主讲“出土文献与古文字学”主题讲座。文学院院长吴怀东出席了本次讲座,副院长王泽庆担任主持,众多学生到场聆听。 讲座伊始,黄德宽教授开门见山地指出:“人文学科的研究从理论上突破很难,方法上的出新也较有难度,从根本上看,新材料的出现会给创新提供机会。”由此,他阐明了“材料”对于人文学科研究的重要性,并引出本次讲座的主题:新材料与新学问的关系——出土文献与古文字学。 接着,黄德宽教授详细介绍了文献与出土文献的概念。他指出,文献一词源自《论语& 八佾》第九章,原指文字记载,但现代意义的文献也泛指有学术价值的各种图书资料,甚至还包括各种不同载体和方式记录的知识。谈及新材料的意义,他以国学大家王国维提出的二重证据法为例,阐述了地下新出的材料与现有的纸上材料相结合的重要性,二者互相补充、相互证实,能够比较完整地还原古代历史文化。在此基础上,他补充说明了“纸上材料”和“地下材料”的类型,并拓展了“同时材料”和“后时材料”的概念、类型以及重要意义。紧接着,他针对出土文献概念的发展确立过程展开了详细的论述:“出土文献的概念实际上到20世纪70年代才开始出现,20世纪70年代陆续发现了长沙马王堆帛书、定县八角廊汉简、阜阳双古堆汉简等古文献,20世纪80年代以来又发现了包山、郭店、上博、清华、安大等战国楚简。因此,国务院成立了古文献研究室来负责研究出土文献,‘出土文献’一词也由此而来。”“后来随着杂志《出土文献研究》的创刊出版,‘出土文献’一词也逐渐流行起来。80年代以来,‘地上材料’和‘纸上材料’也逐渐被‘出土文献’和‘传世文献’所取代。”黄德宽教授补充道。随后,黄教授从古文字的内涵、古文字学的界定和古文字学的分支三个方面简要概述了古文字和古文字学的基本知识。首先,他介绍了书写材料、书体形式和时代、地域这三种不同划分手段下古文字的不同内涵。接着,他从古文字学的研究对象和重点、研究任务以及研究目三个方面阐述了古文字学的界定。与此同时,他还引用王国维在《最近二三十年中国新发见之学问》中的原话:“有孔子壁中书出,而后有汉以来古文家之学”,说明出土文献的发现促进了古文字学的形成和发展。针对古文字学的四个分支——甲骨文研究、金文研究、战国文字研究和秦系文字研究,黄德宽教授重点进行了解析,他向大家展示了每个时期典型的出土文献,并详细解释了文献上古文字所传达的意义。 最后,黄德宽教授总结道:“百年来,大批出土文献资料为古文字学的发展提供了机遇,古文字学因为新材料取得全面进步,形成分支学科,在古文字资料整理、研究方面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书写了中国近现代学术史上最为辉煌的篇章。” 晚上8:50,“出土文献与古文字学”主题讲座在现场观众的热烈掌声中圆满结束。(孙瑾娴 郑孙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