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2016年归档)6月29日下午2:00,《人性审丑与虹影的小说创作》主题讲座于安徽大学博学北楼B413教室正式举办,安徽大学皖江学者特聘教授、重庆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赵黎明受邀担任本次讲座的主讲人,文学院副院长王泽庆出席了本次讲座,文学院众多学生到场聆听,现场座无虚席。 首先,王泽庆副院长介绍了赵黎明教授的学术成就,并对其的到来表示热烈欢迎。接着,赵黎明教授对虹影的生平及其创作进行了简要的介绍,并引出此次讲座的主题——人性审丑与虹影的小说创作。 随后,赵教授就虹影小说的特点展开论述。“以深厚的人道关怀,同情‘边缘人’,是虹影小说的最大特色,也是其小说艺术的自觉追求。”他解释道,“何为‘边缘人’?就是游走在社会边缘,不被世人承认,个人身份也无法得到确认的一类人。” 接着,他从三个方面对虹影小说中边缘人物的类型进行了阐述:“第一类,是被男性历史边缘化的女性。传统观念中,男性是社会发展的主宰,但在虹影的笔下,大城市的崛起少不了女性的贡献与牺牲,繁华的背后夹杂着无数女人的血泪。《上海王》中‘女流氓’筱月桂的形象,便带有广泛的女性形象的意味,与其说这是对一个女人命运的描写,倒不如说是刻画了这个时代全部女性的整体命运。与之相似的还有《上海之死》中的‘倡优’于堇,《女子有行》中的‘造反女匪’债主、猫、妖精等。那些往昔被强势文化压抑、被历史妖魔化的人物,在虹影笔下来了一次彻底的翻转。” “第二类,便是介于两种文化或民族之间的流散者。”针对这一点,赵教授着重分析了《绿袖子》中女主人公玉子与男主人公小罗的形象,“玉子出生在中日战争时期的东北,她的日本母亲跟人逃跑,中国父亲则自暴自弃,于雪夜里暴死,她的出生为传统社会所不容;小罗也同样经历着边缘人的典型情境:生来没有父母,也没有亲人,肤色甚至名字都无法确定。更滑稽的是,抗战胜利后,由于不知道他是中国人还是俄国人,因此连他是‘俄奸’还是‘汉奸’都难以确定。”“没有父母,无法确认作为子女的身份;没有国家,不能确立作为国民的身份,这就是动乱社会中边缘人的悲剧。”赵教授总结道。 紧接着,赵教授通过举例《饥饿的女儿》中的“六六”,《环形岛屿》中的“她”和《你一直对温柔妥协》中的“小小”阐述了第三类边缘人——被社会历史所遗弃的“时代孤儿”。 最后,就虹影小说中的人性审丑,赵黎明教授主要从小说中的不伦之恋、人格异化、人格分裂、孤独意识以及救赎与反抗等方面进行了剖析。“虹影通过一个个极端的故事,对爱与性展开讨论与追问,对人性进行深刻的反思,这大概就是其小说的魅力所在。”赵教授总结道。 下午3:40,在全场热烈的掌声中,本场讲座圆满结束。据悉,6月30日晚上7:00,赵黎明教授将为大家讲授“歌诗”传统与朱光潜新诗“声音解释学”。 (郑孙彦 孙瑾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