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2016年归档)4月8日下午2点半,“古代文学前沿”三人谈学术讲座在龙河校区文西楼420室成功举行。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周兴陆、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彭国忠、上海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李定广分别就“五言诗是‘于俳谐倡乐多用之’吗”、“诗意地群居:科举的视角”和“古代经典诗词的当代意义:以央视《中国诗词大会》为例”的论题发表学术演讲。本次讲座由我院院长吴怀东教授主持,我院部分教师和古代文学专业、文艺学专业硕博生到场聆听。周兴陆教授首先开讲。周教授发现,五言诗是“于俳谐倡乐多用之”的说法被多种文论选选录,然而多家所注的“《艺文类聚》卷五十六”之出处实为子虚乌有。据周教授详考,将五言诗冠以“于俳谐倡乐多用之”,为传抄讹误和后人未加审辨所致,《太平御览》对五、七言诗的分说可提供明证。由诗歌文本层面考量,五言诗形成初期的文人咏怀写志之作与文人乐府诗,亦均不能导出所谓“于俳谐倡乐多用之”的特色。在此基础上,周兴陆教授结合文学史实进一步得见,“于俳谐倡乐多用之”一语用于汉魏晋的七言体诗是合切的,而“乐府亦用之”当为五言体诗的解说。最后,周教授指出,文献考据对于文学与文论研究至关重要。在考据的基础上厘清材料的事实在何、用意为何,然后提出义理论断,方能立论稳固。彭国忠教授直言,古代科举有相当一部分合理的文化因子。从科举的角度切入诗歌,可以对后者的概念和功能形成更深的体认。彭教授首先梳理了中国文学史上几种不同的诗歌唱和类型,接着就宋以后的同年会为例进行阐发。他结合范成大《姑苏同年会诗序》等文献,得出同年会具有“成人”的检阅、彰显礼仪法度之美、切磋学问、陶冶性情等功用和价值。这一因科举而创造的文化现象孕育了大量诗歌,有着异于其他文学唱和的特色,能够发见中国文化的独特内涵,是“诗意地群居”之体现。这也正符合古代诗教“诗可以群”的传统命题,激励古代士人以“一己之成德”维系人际感情,并对社会做出应有贡献。李定广教授以央视《中国诗词大会》为切入点,结合“民族文化基因说”,探讨了中国古典诗词对当下的意义。李教授指出,第一,诗词以其节奏美、回环美和抑扬美之“三美”,沉淀为中国古代民族性最强的一种文学体裁,具有不可易性、可传承性。第二,诗词作为中国审美文化的精粹,是真、善、美的高度统一。第三,古典诗词所蕴蓄的高尚情操、人格力量,是国民素养的积极建构因素,能有效提高国人的语言和情感表达能力,丰富精神生活。第四,古典诗词具有丰盈的人间关怀,同时对于个体灵魂具有慰藉意义,二者在向现代人之人格人品的投射中能够发挥启示作用。互动环节,同学们踊跃请教三位教授,现场气氛热烈。三位教授对古代文学前沿问题的精微、独特阐论,开拓了同学们的学术视野,使同学们深受启发。 最后,吴怀东教授进行总结发言。吴教授启发同学们以历史社会学的视角观照古代文学研究;建议面对传统文化,应以理性看待“复古”与“开放”;并提示学术研究中不同观点的讨论和批评不容小觑。(王者贤)